admin

About admin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admin has created 174 blog entries.

檢察長辦案!可行乎?

By |25 8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檢察長辦案!可行乎?〉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根據報導高雄地檢署(下稱雄檢)檢察官會議決議檢察長自2017年9月7日起,檢察長周章欽除了綜理署內行政事務,「應分案偵辦無人犯在押之重大危害治安案件」,辦完一件後,再續分同類型案件一件,但免輪分一般偵查案件,並免輪值所有內外勤值班。簡單說,就是要求檢察長一樣要親自辦案。

當然能擔任檢察長一定是從基層檢察官和主任檢察官一路歷練上來,辦案能力絕不在話下,可是要求檢察長親自辦案,這真的適當嗎?

先從體制面向來看,檢察體系和法院體系很大的不同就是有「檢察一體」的原則,也就是上級檢察官可以指揮下級檢察官,指揮的方式除了提出處理建議外,更可行使職務收取權和職務移轉權,以直接更換特定案件的承辦檢察官。所以就算先分案給檢察長,檢察長還是可以下令將該案直接交辦給特定檢察官,那這樣所謂檢察長親自辦案有實際上意義嗎?「我收了一件,我交辦一件;我又收了一件,我又交辦一件…」這種星爺式的電影橋段,實在只會令人莞爾一笑。

如果雄檢檢察官會議決議的真正意涵是分給檢察長的案件,檢察長一定要親自辦理,不可交辦的話,那就是在挑戰「檢察一體」原則,甚至要推翻「檢察一體」原則,如此,實在難以認同。但我們相信雄檢檢察官會議決議應該是希望檢察長能體察實際在第一線辦案的檢察官的心聲,並非真要顛覆或破壞「檢察一體」原則。

當然雄檢檢察長可以依法官法第91條第3項規定把此決議交檢察官會議復議或以書面載明理由附於檢察官會議紀錄後,變更之。只是後續效應會如何?實難以預測。

我們建議與其要求檢察長親自辦案,不如可以要求檢察長要在所有檢察官結案書類上和承辦檢察官一起署名,以示負責。這樣不僅可以表現出檢察長和承辦檢察官一起辦案的革命情感,更可以督促檢察長確實督導所轄的每一件案件的進行及結案過程,以擔起「檢察一體」原則所賦予的權責。

只有蕾哈娜能拒絕KD?

By |16 7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只有蕾哈娜能拒絕KD?〉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最近體壇的大事除了台北市主辦的世界大學運動會即將開幕外(大家應該都很關心吧!),就是在美國職籃NBA金州勇士隊擊敗克里夫蘭騎士隊奪下近三年內第二座冠軍獎盃,也報了去年遭到克里夫蘭騎士隊逆轉奪冠的一箭之仇。

今年金州勇士隊奪冠的關鍵,一般認為就是總冠軍戰最有價值球員(FMVP)的凱文.杜蘭特(Kevin Wayne Durant,簡稱KD)加入金州勇士隊所致。KD原本是奧克拉荷馬雷霆隊的看板球星,綽號「雷帝」,但在2015至2016年賽季季後賽中,雷霆隊遭勇士隊逆轉結束賽季之後,KD即以自由球員的身份加入勇士隊。KD加入勇士隊引起很大的爭議,主要就是雷霆隊才剛輸給勇士隊,KD此舉讓人有「打不過你,就加入你」之感。況且勇士隊已經有連兩年季賽MVP史蒂芬.柯瑞(Wardell Stephen Curry),還剛在2015年至2016年賽季創下例行賽73勝的空前紀錄。簡單說,加入勇士隊根本就等於保送總冠軍戰,因此KD此舉遭來「抱團」、「抱大腿」等語的嘲諷。

不過KD和雷霆隊合約約滿後,KD就是自由球員,而KD也沒有跟雷霆隊簽離職後競業禁止的約定,當然有權利加入任何一支球隊,就算KD當時選擇加入台灣SBL的台啤隊,也是他的權利。那大家一定會想到,為何雷霆隊不跟KD簽一個約滿離職後不可加入其他籃球隊的約定,這樣KD不就只能繼續留在雷霆隊嗎?這種約定在勞動法上,就是俗稱「競業禁止」的約款。

競業禁止的意思就是勞工在職期間或離職後一段時間不能受雇於原雇主的競爭對手。簡單說,小7員工離職後不能到全家任職。但大家一想,就會覺得這樣的競業禁止太可怕了。小7的櫃臺工讀生離職後難道不能加入全家擔任櫃臺工讀生嗎?這豈不是嚴重影響勞工的就業權益。因此在法律上就逐漸形成對於競業禁止約款的限制,以避免雇主以強勢的經濟地位濫用,而造成勞工的權益損害。

在我國司法實務上也是經過長久以來的實踐,肯認競業禁止原則如果限制合理,那此一競業禁止約定就屬有效,而判斷競業禁止約定是否合理的規定,就是要考量(1)雇主是否有應受保護之正當營業利益、(2)勞工能接觸或使用雇主之營業秘密、(3)競業禁止之期間、區域、職業活動之範圍及就業對、(4)有合理補償。這些實務上發展出來的原則後來更進一步成文法化,成為《勞動基準法》第9條之1的法律條文。而在該條更明訂,離職後競業禁止的期間最長就是2年。這樣的立法就是要兼顧雇主和勞工的權益。

競業禁止主要是為了讓雇主可以透過和勞工的約定來保障雇主的競爭優勢,不但可以避免勞工加入競爭對手陣營,甚至可以讓勞工乾脆決定就一直留下來不要離職。在本質上,可以說是對於勞工工作權的一種侵害。畢竟自由選擇工作地點,應該是勞工工作權的一環。

大家也可以觀察到只有雇主比勞工具有優勢,才有可能要求勞工簽訂競業禁止約定。如果是雇主反而受勞工所制,勞工還可能簽競業禁止約定嗎?這在職業運動業界就更明顯了!以KD為例,一加入NBA就是頂尖球員,而且拿過例行賽MVP、還有多次的得分王,在當今NBA球壇更號稱「第二人」(有人說經過這次總冠軍戰,KD已經超過LBJ【LeBron Raymone James,簡稱LBJ】成為第一人),這樣的球員,球隊如果在簽約時跟KD說,加入我們球隊之後離職,10年內不准加入其他NBA球隊的話,KD會同意嗎?不可能吧!就算KD同意,他的媽媽(KD媽可是名人耶!)和他的經紀人也不會同意!所以以頂尖職業運動的業界來看,要跟頂尖球員簽訂離職後競業禁止約定,實在不可能。因為這些職業球員雖然是勞工,但根本是稀有且強力的勞工,大家可以想一下,這世界上有幾個人能像KD一樣,身高7呎還這麼靈活?因此這樣的勞工根本沒有比雇主弱勢,當然就較不必透過勞動法規來給予保護必要。不過話說回來,年薪接近3千萬美元的勞工,還能稱為勞工嗎?

回到這次的總冠軍戰,KD在第三場中在LBJ面前投進一顆逆轉的三分球,或許從這顆球開始,KD真的朝當今籃球界第一人之路邁進一大步了。可是蕾哈娜(Robyn Rihanna Fenty)還是喜歡LBJ呀!(KD曾多次公開表示喜歡歌壇天后蕾哈娜,但蕾哈娜亦多次表明她是LBJ的超級粉絲!或許這就是KD在這次總冠軍戰,力壓LBJ的力量泉源。)

本文同步刊登於東森雲論人權司法專欄

神力女超人和釋字第748號解釋

By |22 6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神力女超人和釋字第748號解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蓋兒˙蓋朵(Gal Gadot)主演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的電影正在熱映中,票房也創下佳績。神力女超人大概是最家喻戶曉的女性超級英雄(雌?),而她的創作者威廉˙莫爾頓˙馬斯頓(William Moulton Marston)是一位知名的心理學家,也是測謊儀的奠基者。所以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神力女超人隨身帶一條「真言套索」(Lasso of Truth),這就是一種測謊儀。

而威廉˙莫爾頓˙馬斯頓和妻子伊莉莎白·馬斯頓(Elizabeth Holloway Marston)的相處也很奇特,當時尚有另一位女性奧利弗˙拜恩(Olive Byrne)和馬斯頓夫妻一同生活,相當程度地實踐了所謂的「多元成家」。而前述兩位女性都可以說是馬斯頓創作神力女超人形象的靈感,所以神力女超人在角色形塑上也有馬斯頓三人共同生活的影子。

神力女超人出生在天堂島,是亞馬遜族女王的女兒。亞馬遜族的特色就是都是女性,而且是不折不扣的戰鬥民族!大家如果有看過電影,應該對於亞馬遜族的戰鬥能力印象深刻。想瞭解亞馬遜族,可以參考希臘神話的記載。

神力女超人的原著漫畫所屬的DC公司作者接受專訪時就提到神力女超人的性向是雙性戀,因為神力女超人愛的是人的內心。講到這兒,大家是否想起2017年5月24日大法官會議所做成的釋字第748號解釋呢?在該號解釋文中,大法官們認為現行民法未肯認同性婚姻是違反平等權和自由權,因此違憲。其實深究該號解釋的真意,應該不只是贊同同性婚姻的合法性,而是認為每個人有自由、平等去追求所愛的人生伴侶的權利,不管這個人生伴侶是男性或女性,因為每個人追求的伴侶就是另一個人而已。

對照釋字748號解釋和前提到的DC公司作者專訪的內容,大家有沒有覺得其實意思是一樣的呀!所以根本就可以說神力女超人不僅是女權先驅,還是多元成家和同性婚姻的實踐象徵呀!神力女超人在漫畫中也曾講過在她成長的天堂島,兩位女性的婚姻,不是「同性婚姻」,而就是「婚姻」!這句話簡潔有力,一語道破婚姻的本質。

其實從神力女超人的角色形塑者,也就是威廉·莫爾頓·馬斯頓的生活來看,自然是容易體會為何神力女超人會有這樣的意涵。因為威廉˙莫爾頓˙馬斯頓不僅和妻子伊莉莎白˙馬斯頓以及奧利弗˙拜恩感情深厚,兩位女性間的感情也是濃的化不開呀!
雖然透過釋字748號解釋,台灣在法體制上已經承認同性婚姻,但之後究竟要如何在法律制度上落實,就還是要經過一番努力。光是到底要修改民法或是另立專法,就夠討論的了。

但正如神力女超人的形象一樣,即使面對困難仍能勇往直前,就是因為有愛!愛的力量一定能化解一切的紛擾,愛的力量一定能讓我們有智慧來處理婚姻制度的立法。因為我們在乎的不是這個人是男性或女性,而是這個人的內心!It`s so wonderful! Wonder Woman!

棒球場上的單挑風雲 被害人可以提告嗎?

By |13 6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棒球場上的單挑風雲 被害人可以提告嗎?〉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2017年5月30日在美國大聯盟球場上爆發激烈衝突,華盛頓國民隊的哈波在八局上被舊金山巨人隊投手史崔克藍以時速157公里的火球命中臀部,哈波馬上衝上投手丘前,一拳打在史崔克藍臉上,隨即引起兩隊球員紛紛上前聚集,之後哈波和史崔克藍也都被大聯盟官方分別處以禁賽4場和6場的處罰。

棒球場上甚至運動場上的衝突都是難免,例如前一陣子NBA季後賽的西區決賽中,聖安東尼奧馬刺隊的明星球員雷納德在球場上就因為採到金州勇士隊帕楚里亞的腳,導致扭傷因而退場並無法繼續出賽,帕楚利亞就被許多球評和球迷批評是故意出腳造成雷納德受傷。

但是大家有無想過這些球場上動作所造成的傷勢是否會構成《刑法》上的傷害罪(或過失傷害罪)?當然,傷害罪(含過失傷害罪)在我國是屬於告訴乃論之罪,如果被害人不提出告訴,當然行為人也不會受到追究。但假設被害人提出告訴,行為人是否就一定要負刑事責任呢?

運動競技往往伴隨受傷的可能性,例如前一陣子火紅的《我和我的冠軍女兒》電影中就是在描述摔角選手的養成和生活,而摔角這種運動,基本上就是會造成比賽雙方的受傷。可是大多數的人似乎都不會去追究在場上造成對手受傷的摔角選手可能構成的傷害罪,這是因為即使在摔角此類運動競技場上造成對手受傷,也會認為此種受傷是得到對手的承諾(通常是默示的承諾),所以符合「得被害人承諾」的阻卻違法事由,因此不會構成傷害罪(或過失傷害罪)。更進一步來說,這就是一種「容許風險」的概念。

簡單說,只要是基於自身意願同意參與運動競技,就是承諾願意接受可能因而帶來的受傷結果,所以即使真的受傷了,造成傷害的一方也不會構成傷害罪(或過失傷害罪)。

回到一開始講到的哈波和史崔克藍的例子,哈波被157公里火球擊中臀部,想必一定是受傷了(時速157公里耶!理組的可以算一下動能),畢竟哈波再強也是血肉之軀。不過既然棒球就是投手朝打者丟球,所以打者本來就可預期可能會被投手投出的球打到,所以現在雖然哈波還真的被史崔克藍的火球擊中而受傷,應該要認為此一受傷結果是得到哈波的承諾,因此史崔克藍不應構成傷害罪(或過失傷害罪)。

可是哈波一時火大,衝上前去打史崔克藍一拳,這就不一樣了,畢竟雖然是打棒球,但大家應該不會預期到在棒球場上會被球員直接正拳攻擊,因此如果史崔克藍受傷了,認真追究起來,哈波是很有可能構成傷害罪的。

如果在運動競技規則內所發生的傷害結果,應該都會認為符合「得被害人承諾」而阻卻違法,所以不構成傷害罪(或過失傷害罪)。可是如果是逾越運動競技規則而造成他人受傷,就可能要承擔傷害罪(或過失傷害罪)的刑責。

再來看雷納德和帕楚里亞的例子,按照籃球比賽規則,防守球員必須遵循「圓柱體規則」和「垂直原則」(NBA的規範可能有不同的描述),也就是不可過度侵犯進攻球員的空間,因此如果帕楚里亞真的在防守時出腳的位置侵犯了雷納德的空間造成雷納德受傷,是有可能因為違反籃球規則而無法主張「得被害人承諾」以阻卻違法,所以是有可能成立傷害罪(或過失傷害罪)。

不過運動競技之所以好看,之所以讓人熱情沸騰,不就是因為場上的激情嗎?如果少了出乎預期的衝突和肢體碰撞,這樣的比賽似乎也索然無味呀!附帶一提,在運動場上,最令人難忘的肢體衝突,可能就是2006世界杯足球賽決賽,席丹用「鐵頭功」的那一撞,偉大的足球員席丹以紅牌結束傳奇的球員生涯。或許就是這樣,運動競技才如此地迷人!

【郭瑤琪案】消失的兩萬美元與不存在的賄賂人!?

By |25 5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郭瑤琪案】消失的兩萬美元與不存在的賄賂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2017年5月23日,最高法院檢察署依據郭瑤琪的聲請,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 2018.03.09更新:2018年3月8日,最高法院作出決定,認定原判決適用法律並沒有違誤,駁回非常上訴。

2017年3月間,李慶義檢察官投書發表了對於郭瑤琪案的看法,雖然,李慶義檢察官並非該案承辦檢察官,但其在文中明確指出法院是透過「補強證據」,才能在「就算沒在郭瑤琪那兒找到2萬美元」的狀況下,仍可認定檢察官起訴是有理,郭瑤琪確實有收受2萬美元。

不過,同樣也未參與該案偵辦程序的我們,也從關於此案的相關資料和判決書中,想提出一些看法,與大家一同討論。
郭瑤琪案,從一通電話開始

鬧得沸沸揚揚的郭瑤琪案,是從一通電話開始的。當時檢調單位以監聽「南仁湖集團」疑似涉犯浮報捐贈逃漏稅案,聽到負責人李清波打電話給兒子李宗賢,叫他送兩罐茶葉,內放兩萬美元,作為幫助郭前部長兒子出國留學費用。

監聽到此重大消息後,檢察官即改以偵辦「郭瑤琪案」方式,指控郭瑤琪在台鐵台北車站招標案中貪汙,並予以起訴。不過,此案經過一審無罪和二審無罪,但最高法院發回更審後,更一審和更二審都改判郭瑤琪有罪,之後經最高法院駁回郭瑤琪上訴而定讞。

根據後來更二審的判決書指出,郭瑤琪是依法令服務於國家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人員,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應處有期徒刑8年,褫奪公權4年。在上訴、駁回的輪迴中,最終判刑定讞,且所得財物2萬美元應予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以其財產抵償之。

但,時至今日,仍有許多人討論此案,甚至以「冤案」來形容此判決。到底本案有什麼證據出現爭議呢?

兩萬美元放茶葉罐裡?

郭瑤琪被認定犯職務上的受賄罪,該罪是指公務員利用職務上之關係,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

首先,根據判決書中指出,本案中的南仁湖集團負責人李清波,於民國95年6月獲悉台鐵局重啟「台北車站商場標租案」。經現場評估後發現,台北車站因年久失修,導致維護所費不貲,致使成本遽增,遂於同年6月29日打電話給郭瑤琪,說要叫兒子李宗賢於同年7月4日送茶葉過去她家中。得到郭瑤琪的首肯後,又立馬打電話指示李宗賢,要他領2萬美元,且要用茶葉罐裝比較好看,於同年7月4日送去郭瑤琪的住處。

而同年7月12日前的某一天,郭瑤琪指示台鐵局機要秘書,詢問台鐵局代理局長,是否願意與李清波見面,但被拒絕。之後,郭瑤琪連續兩次在部務會報指示,台鐵局應召開招標案的說明會,澄清廠商疑慮。最後,成功召開了說明會,但台鐵並沒有同意李清波的要求建議,故李清波遂放棄參與投標。而最終在此案中,郭瑤琪被認定犯職務上收賄罪定讞,處有期徒刑8年,褫奪公權4年。

主要疑點:郭真的有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嗎?

故事進行到這裡,我們發現了一個最主要的疑點:就是郭瑤琪真的有要收李清波的2萬美元嗎?最後在更二審中,法官認定李宗賢有給2萬美元,主要當然就是靠著監聽到的錄音譯文,和確實有這2萬美元從銀行提領和結匯的資料。

雖然,監聽譯文中有提到李清波告知郭瑤琪說「李宗賢會去送茶葉」,也有提到李清波要李宗賢去換美元送去郭瑤琪住處。但,既然都可錄到李清波告知郭瑤琪要送茶葉去,那為何沒錄到李清波告知郭瑤琪要送「美元」去?李清波都可在電話中交代李宗賢去換美元送過去,有何理由不能直接在電話中告知郭瑤琪就是會送美元過去呢?

再來,李清波之後打給郭瑤琪,也是說「茶葉不錯,要用唷!」從這句話,就能推出郭瑤琪真的有收到2萬美元嗎?大家有沒有發現,關鍵人物李宗賢到底是否真的有送2萬美元到郭瑤琪手上,從監聽譯文中根本無法確認!

本案中,根本找不到指稱郭瑤琪收受的2萬美元,但郭瑤琪確實有告知檢察官有李清波贈送的1罐茶葉。對照法官最看重的監聽譯文,有沒有一種可能性是——李清波自己想送2萬美元給郭瑤琪,但不敢直接跟郭瑤琪講,所以跟郭瑤琪說會送茶葉過去。之後,李清波就自己安排交代李宗賢把2萬美元裝在茶葉罐中,再送去。可是,李宗賢雖然有先依照李清波指示把錢裝好,但卻只將茶葉交給郭瑤琪,這2萬美元就自己先取走。所以,郭瑤琪從頭到尾都只認為李清波真的只是要送茶葉給她。若是如此,可以說郭瑤琪有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嗎?

如果,以上推測,是有可能的情節,那麼,要認定郭瑤琪有罪,且達到「毫無合理懷疑」的門檻,就是有疑問的。況且,李宗賢當時的經濟狀況似乎欠佳,難道剛剛推論的情節,真的不可能嗎?

對價關係如何認定?

況且,於一審判郭瑤琪無罪的判決書中即可得知,郭瑤琪本就是部務會報的主席,但她並未就標案做出任何具體指示,也沒有影響招標程序之行為;再來,就算郭瑤琪收受2萬美元,也無法證明郭瑤琪收受的2萬美元,與其職務行為間有何關聯,更不用說,到最後南仁湖公司「根本沒有」參與該項標案之投標。

還有,大家不要忘了,「台北車站商場標租案」維修所增費用高達數億元新台幣,單單是參與投標所需的保證金就要兩千多萬新台幣,豈是僅僅的六十幾萬新台幣(2萬美元)就能動搖的?大家還記得林益世所說的「公道價」嗎?

結案書類要公開:沒有行賄者,又怎麼會有受賄者!?

根據判決書可得知,送錢賄賂的李宗賢,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以九十五年度偵字第二七六四六號,為「不起訴處分」確定。關於此點要解釋的是,當時「不違背職務的行賄行為」確實是不成立犯罪,可是,我們實在很想知道,在李宗賢件中,承辦檢察官的不起訴處分理由究竟為何?這也是我們一直呼籲的,檢察官結案書類要公開。如果能對照李宗賢的不起訴處分書和郭瑤琪的歷次判決,相信一定能讓大家更瞭解本案全貌。

誠如李慶義檢察官所言,認定事實本來就可以靠補強證據來佐證,可是我們也不應該忘記刑事法上的「無罪推定原則」,還有要憑證據來認定事實要符合「經驗法則」和「論理法則」。大家只要去想,堂堂一位部長,只要2萬美元就打發,各位的看法如何?
當然,我們並非執意說郭瑤琪一定是被冤枉的,而郭瑤琪在入監服刑後提起的非常上訴,也遭到駁回。依照目前法律制度的現況,她在法律上的救濟途徑已窮途末路。據新聞媒體轉述她丈夫的說法,如今罹患癌症的她,只希望盡快將刑期服完,出獄後繼續為司改而努力。

最後,我們也引述李慶義檢察官的投書內容,各位可以把自己當成是陪審員,依據已經公開的各項證據資料和判決書(司法院網站上均可查到),一起思考看看——您要判有罪,還是判無罪呢?

遭補習班狼師誘姦 提告反可能惹禍上身!

By |3 5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遭補習班狼師誘姦 提告反可能惹禍上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司改國是會議第五分組5月18日,通過通姦除罪化決議,建議廢止《刑法》第239條「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若現階段無法達成,也應將「可單獨對配偶撤告」規定廢止,回歸刑事訴訟法告訴不可分原則之適用。詳細決議請見文章下方。 【2017/8/22編輯更新】補習班老師誘姦學生案,經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偵查終結,全案認無具體犯罪事證,臺南地檢署為不起訴處分。

補習班老師涉嫌誘姦學生的事件,引起眾人討論,在此,我們也可以法律觀點去切入討論,當發生這樣的狀況時,有什麼相關的法律將會影響案件呢?

在此先不論補習班老師透過授課機會,去認識補習班學生,進而交往,甚至發生性關係的行為,是否適當。我們直接從刑法來與大家討論,本案例可能會發生的後續狀況。

依目前刑法關於妨害性自主犯罪的規定來看,如果是和16歲以上之男女合意性交,原則上不會構成犯罪,但假設A女是已年滿16歲的高中生,受已婚之B男的「誘導」而合意發生性關係,在現行法律架構下,可能會出現一種情況,就是——B男所為,就算在道德上,可能值得非難,但卻不會構成妨害性自主的犯罪。

反而是A女,很可能會被B男的配偶C女,提告刑法第239條後段的「相姦罪」。再依刑事訴訟法第239條本文規定,因為相姦罪是必要共同正犯,且是告訴乃論之罪,所以,C女就算只對A女提告,其告訴效力乃及於B男。

可是,刑事訴訟法第239條但書,對於刑法第239條之犯罪,有特別規定,也就是說,C女可以撤回對於B男的刑事告訴,而此時,就是「告訴不可分原則」的例外,此一撤回告訴效力不及於A女。

所以,結果就是,B男在刑事上可以全身而退,而A女很可能會成立刑法第239條後段相姦罪,最重可處1年有期徒刑。
如果A女得知法律制度是這樣,那到底是該隱忍?或是堅持討公道呢?

從這樣的舉例分析,大家應該也可以瞭解,為何關於刑法第239條通(相)姦罪除罪化的討論,一直以來,都是社會上的熱議主題。

《法操》對此議題,並沒有特定立場,只是透過此案例,也想請大家一起思考看看,對於「通姦罪除罪化」,是否也能有些想法呢?而台灣的相關法律制度,是否也到了該修正的時候呢?

司改國是會議第五分組 2017年5月18日討論相關決議如下:

刑法第239條、第227條之1條文修正案

1.廢止刑法第239條,若因故無法立即廢止,應即刻刪除刑事訴訟法239條但書之規定,回歸刑事訴訟法告訴不可分原則之適用。

理由:

(1)刑法通姦罪之存在,於性別平權意識尚未發展、我國性平法制多有缺漏之年代,有其保護弱勢配偶的功能;惟現今我國已有家庭暴力防治法與性侵害防治法,於民法親屬篇內,就夫妻財產制、離婚有責與破綻主義、子女之監護,均已經符合性別主流化之標準,並以子女之最佳利益為親權行使之依歸,是以,以國家刑罰權介入私人關係之通姦罪,目前存在之正當性已屬薄弱。

(2)與通姦罪有關之刑事訴訟法第239條但書,為「告訴不可分」原則之例外規定,依此規定,配偶得僅對通姦之配偶撤回告訴,該撤回不及於相姦人,此規定違反刑事訴訟之原則,並造成通姦罪實體受刑人數女性遠高於男性,造成壓迫女性之實質不平等。

(3)何況曾有實際案例,主張受性侵害之告訴人,性侵害案件因證據不足無法定罪,卻反遭被告配偶提告通姦有罪確定,致實務常見性侵害被害人因恐遭行為人配偶提告通姦,而不敢舉發或告訴遭性侵害事實,影響性自主權之保障與被害人告訴權之行使。
2.刑法第227條、第227條之1

建議相關主管機關參酌其他國家立法例,檢討目前「兩小無猜」間合意性行為之相關刑罰與通報規定,以教育輔導取代訴訟程序、以服務供給取代刑責。

(五)優生保健法第9條條文修正案

建請修正優生保健法第9條關於未成年人與有配偶婦女之人工流產決定權相關規定,俾落實女性自主權,並在意見不一時,適度引入司法及行政爭端解決機制。

送魏應充入監 就能掩蓋分裂的檢察機關和矛盾判決嗎?

By |28 4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送魏應充入監 就能掩蓋分裂的檢察機關和矛盾判決嗎?〉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味全油品案2017年4月27日二審判決定讞,頂新董座魏應充被判決有期徒刑兩年,社會矚目的頂新相關案件,經過數年的偵查和審理程序,也逐漸進入新的階段。但是送魏應充入大牢的結果,卻掩蓋不掉相關案件在偵查及審理程序中的不恰當以及可能造成的潛在問題。

這些相關案件,主要包含彰化地檢偵辦並起訴的頂新越南油品案、台北地檢偵辦起訴的味全油品案,以及屏東地檢偵辦起訴的頂新大統油案。

油品案分成好幾件偵辦,有必要嗎?

關於彰化地檢偵辦並起訴的頂新越南油品案,主要是針對頂新製油公司由越南進口動物性原料豬油的相關事實;台北地檢偵辦並起訴的,主要是針對味全公司委託頂新製油代工,而頂新製油以大統公司原料油製作油品,以及味全油品在以棕櫚油為主的調合油之外觀包裝和內容物不符的相關事實;屏東地檢則是針對頂新製油以大統公司油品為原料製作油品的相關事實。

如果,進一步看案件的起訴書,都是在說明頂新製油人員明知大統公司提供的原料油有問題,但頂新製油卻還透過高層的指示,修改收受原料油的標準,以採購成本較便宜的大統原料油。只是,屏東地檢是偵辦頂新屏東廠的人員,台北地檢則是偵辦頂新和味全公司的高層。當然,當時味全公司的高層和頂新高層有很大的重疊。

簡單說,檢察機關認為,整個製油流程是:味全公司想委託頂新公司製油,頂新公司就採購大統公司的原料油,而頂新高層和屏東廠人員都知道大統公司的原料油有問題,但為了節省成本,就依然購入,而決定這樣做的人,就是頂新高層也同時是味全高層。

看到這裡,相信大家一定會眉頭一皺,發現問題並不單純。是的,大家一定發現,台北地檢偵辦的內容,不是和屏東地檢偵辦的內容非常接近嗎?

屏東地檢偵辦負責採購的屏東廠人員,而台北地檢則是偵辦決策高層。台北地檢起訴偵辦部分後,台北地院一審判決後,經上訴後,由智財法院進行二審程序,並於2017年4月27日宣判並定讞。屏東地檢起訴所偵辦的部分後,屏東地院於2017年4月25日宣判。如此就呈現了同個案子卻分開南北起訴和審理,進度還不同步的情況。

不同地檢起訴,耗費眾多司法資源

先不論個案判決內容適不適當,本文想先提出一個程序上的問題:既然是一整段採購油品的流程,為何要分由不同地檢署來各自偵辦流程的一段?這樣可能造成的情形,首先當然就是資源的浪費,可能在偵查程序中,被告、證人都要南北奔波,一會兒到台北,一會兒到屏東,雖然現在有高鐵,交通較方便,但是一來高鐵還沒通到屏東,一來花費的時間、勞力、費用也很驚人呀!
套句在法律界受人尊敬的邱聯恭老師以前在課堂常講的,「當事人的程序利益」也是很重要的!明明可以整段流程一起偵辦,卻硬要分成兩段,交由兩地地檢署來偵辦,不僅檢察機關人力可能要加倍投入,被告和證人也在勞力、時間和費用上,增加許多無謂的支出。

分別偵辦耗時費力 判決卻又互相矛盾?

其次,如果分別偵辦、分別起訴,後來分別審理的判決結果卻不一樣,不僅涉案被告可能會深感不公,社會大眾又會用怎樣的眼光來看法官們的判決呢?

以目前情況而言,明明是一整段採購後製油的流程,現在,台北地檢起訴的「高層」都已經判決定讞了!結果,屏東地檢起訴的「基層」,才剛剛有了一審判決。先不管判決內容,光是看到這種程序上的差異,涉案被告和社會大眾會作何感想?

進一步來看判決內容,屏東地院在2017年4月25日的判決,認定涉案的頂新屏東廠人員會買大統公司的原料油,就是知道大統油便宜,所以即使已發現大統油成分有問題,卻仍用大統原料油作成油品出售,是以「不確定詐欺故意」來詐欺消費者!

但,才隔兩天,智財法院在2017年4月27日的判決,卻推翻了原先台北地院的認定,認為涉案的頂新公司高層,雖有決策採購大統公司原料油,但「難以認定」當時頂新高層已經知悉大統公司的原料油確實有問題,所以,同樣「難以認定」後來用大統公司原料油,幫味全公司製成油品銷售,有詐欺的故意,因此,不購成詐欺罪。

大家看到這裡,有沒有揉揉眼睛,想再看清楚一點?同樣的採購製油流程,結果,法官對於參與流程的人有沒有詐欺故意,認定居然是南轅北轍!

而且,重點是,台北地檢起訴的部分,在智財法院二審判決後,已經定讞了!現在,雖然屏東地院一審判決,會不會被上訴,尚未得知,如果沒上訴因而定讞,那麼,結果就是——兩件判決內容就幾乎相同的事實,在法律的認定卻完全不同。
這樣到底是法律的錯?是法官的錯?是檢察官的錯?還是被告的錯?還是大家都有錯?或是大家都沒錯?連我還算對法律有點涉獵的人,都不知道該怎樣講下去了,社會大眾又會怎樣來看這樣的情況呢?

矛盾判決可能成為再審事由?

如果對屏東地院的判決有上訴,二審還是會由智財法院管轄。這時,二審承辦法官不管怎麼判,就像「父子騎驢」一樣,都會啟人疑竇。若判決認定屏東地院有理,豈不是在說,智財法院的同事對台北地檢起訴的部分判錯了?而且有無可能因此作為檢察官對智財法院定讞判決聲請「再審」 事由?如果判決和智財法院之前的認定一樣,那也可能被認為是顧及同事情誼,如此能否讓檢察官或社會大眾信服?

所以,本件所涉的採購製油流程,在一開始,就不該分由台北地檢或屏東地檢各自偵辦其中一段和部分人員!基於「檢察一體」,當初高檢署(甚至最高檢)就可以指派由任一地檢署負責偵辦本件所涉的全部採購製油流程。

如此一來,不僅不會有檢察人力的浪費,也可以讓被告、證人避免無謂的奔波和心力、費用的支出。更重要的是,由單一地檢署起訴後,就會由單一地院審理,不僅不會出現一部分被告和事實已經定讞,另一部分被告和事實卻才剛一審判決的情形。尤其,不會出現不同法院判決內容認定不一的狀況!

各署求表現,「檢察一體」形同虛設?

設立「檢察一體」制度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有效率運用檢察機關人力。而當初由台北地檢和屏東地檢分頭偵辦,如今回頭審視,就會讓人不禁懷疑:是否是因為不同地檢署的彼此競爭心態,在想求「表現」的狀況下,無法協調,也無法讓上級檢察署統一指揮?如果真是這樣,所謂的「檢察一體」,豈不是形同虛設嗎?

因此,在檢察機關的實務運作上,必須考量效率和資源的妥善運用,更要考量案件中的被告和證人,在程序進行中,是否可以節省不必要的勞力、時間和費用花費。如此,才是邱聯恭老師常說的「溫暖而有人性的司法」。

總之,只從程序上來看頂新味全相關案件,就讓人深深覺得——司法改革之路,似乎還要繼續走下去啊!

此時既然智財法院已就台北地檢起訴之部分判決定讞,而屏東地院也就屏東地檢起訴部分為一審判決,就先停下腳步,看之後法院的程序會如何進行。同時,大家也可以去想想,如果,當初檢察機關不要分地偵辦,不要偵辦節奏不一(有的是旋風式立即起訴,有的則是熬湯式偵查年餘才起訴),那麼,現在社會大眾是否更能接受判決結果,也更能信任國家的檢察體制和和法院體制?

【司改新決議】支持人民「直接聲請」評鑑司法官!

By |18 4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司改新決議】支持人民「直接聲請」評鑑司法官!〉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三組第四次會議,在民國106年4月12日,針對法官、檢察官評鑑制度作成討論決議,主要包括:評鑑委員會要有獨立預算和專屬幕僚、評鑑委員的外部性和多元性應該提升、評鑑委員會應有調查權限以及人民可以直接請求對於法官、檢察官進行評鑑等。

其中最值得肯定的,就是人民可以「直接」請求對法官、檢察官進行評鑑!在現行制度下,除了法院、檢察署或律師公會可以對法官、檢察官聲請評鑑外,人民就只能透過特定團體,才能對法官或檢察官聲請評鑑,而目前,大多是透過司改會來聲請。

可是,根據司改會的統計,近年來,司改會受理人民陳情法官評鑑的件數,每年多在100件左右,而提出後,法官評鑑委員會受理的件數,大概又僅有十分之一,而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受理人民透過司改會聲請評鑑的件數又更少。簡單說,在現行制度下,人民想對法官和檢察官聲請評鑑,實屬不易。但,社會上普遍可聞人民對於某些法官或檢察官有所不滿,由此可見,現行的法官、檢察官評鑑制度,確實有所不足。

因此,此次會議決議人民可以直接向法官、檢察官評鑑委員會聲請評鑑,如可落實,確實可以降低聲請評鑑的難度,也更能讓人民有機會糾舉法官、檢察官的不當行為。

可是,如果改讓人民可以直接聲請對法官、檢察官評鑑,也要考量到聲請件數可能會大幅增加,所以,法官評鑑委員會和檢察官評鑑委員會的人員,也該有所擴充,否則,評鑑的件數若一直增加,卻無人可處理,那麼,評鑑制度的功能,仍是無法發揮。而且,評鑑後,若發現確有不適任之情形,後續該如何汰除?也應一併建立更適當的制度。

此外,根據司改會的意見,在針對檢察官聲請評鑑時,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沒有資料可以判斷是否具備評鑑事由。因為,偵查程序中,無論是筆錄或開庭情形,皆為不公開,一般民眾也難以取得。因此,就算人民覺得檢察官在偵查程序中,行為有所不當,也難有相當佐證可以供判斷。所以,如果要落實檢察官的評鑑機制,也要考量到相關資料的取得問題,當然,此點也可能涉及「偵查不公開」原則該如何調和的問題。以上幾點,都要審慎研議。

不過,還有個更簡單的改革,可以確實幫助檢察官評鑑的落實,就是——檢察官在偵查庭或公訴蒞庭時,應該要「配掛名牌」!至少,要讓人民知道在自己面前的是哪位檢察官,否則,就算想聲請評鑑,也難以特定想評鑑的對象呀!如果連想聲請評鑑的對象,都無法說出名字,還能進行有效的評鑑嗎?

無論如何,對於此次會議中,決議人民可以直接聲請法官、檢察官評鑑,確實非常值得肯定。但必須注意的是,相關制度的一併規劃、改善,也同樣不可或缺。我們期待對於法官、檢察官的評鑑制度能有效落實,以汰換不適任的法官、檢察官,如此,不僅是司法界之福,更是全體人民之福!

【司改國是會議滿月了】司改,思改

By |5 4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司改國是會議滿月了】司改,思改〉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舉目所及,目前法律相關議題,最火熱的,當然是「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喧騰已久的司改國是會議,目前也已進行約三分之一的時程,參與其事的委員們也提出了若干決議,未來,這些決議內容,勢必將逐漸進入實質的規劃討論。現在,就讓《法操》對於已經作成的部分決議,一同和大家討論看看。

「三級三審」會變成「四級四審」!?

首先,在《第二分組:全民信賴公正專業的司法》中,目前作成決議裡,最值得討論的,就是對於裁判憲法審查必要時得自為判決。此項決議如果落實,可能造成訴訟程序的變動,也就是表示:最高法院的判決,將來可能不再具最後決定性,也就是說,目前三級三審通常訴訟程序,會再加上一級一審,變成四級四審。如此一來,最高法院還能稱為「最高」法院嗎?如此一改,可能會造成整個訴訟時程更為冗長,所以,若真要執行,在制度設計上,要如何精簡訴訟時程,就必須一併加以規劃。

如果對照司法院規劃「將大幅減少最高法院法官員額」的消息來看,很可能未來會將司法院和最高法院合併,並將大法官和最高法院法官合一,而這也是跟美國和日本等國家,相同的設計。不管是美國或日本,都沒有在最高法院外,另外設置一個「司法院」。當然,若台灣要做如此大的改變,很可能要透過修憲,未必是短期能夠完成。但,無論如何,如果大法官未來可自為判決,那麼,其和最高法院之互動,將會是值得觀察的面向。

司法官的養成,應從根本上做通盤規劃

《第三分組:權責相符高效率的司法》,目前成決議中,提到要放寬大學教師證書作為具擬任法官職務任用資格的依據,以及由法律人擔任兼職法官及定期法官制度。此決議一出,馬上引來為何要兼職法官的爭議。

其實,目前雖然有大學教授可以經過遴選成為法官的規定,但,實際上,轉任法官的大學教授幾乎沒聽過呀!反而是法官後來轉任教授,較常見到。所以,之後若要放寬大學教師證書作為具擬任法官職務任用資格的依據,真的就能達成鼓勵學者轉任法官的效果嗎?其實,也令人質疑呀。再來,兼職法官和定期法官的設計,與憲法保障法官為終身職的規定明顯抵觸,此也涉及修憲的問題。

此外,該組也作成司法官要增加民間社福機構及社會改革團體實習的地點,以增加司法官對社會現況的理解。令人費解的是,為何我們的司法官,常常被批評不瞭解社會現況?蜻蜓點水式的實習,真的能增進對社會現況的理解嗎?如果真要增加司法官實習地點,或許可建議到司改會、冤獄平反協會和法扶基金會等團體實習,相信一定會對司法官一職有不同的體會。

而且,司法官的養成,應該要從根本上做通盤規劃,建議檢察官可以保持以考試選拔方式,但法官應由資深律師和檢察官中選任較為適宜,甚至,台灣也可考慮引進國會審查機制,更落實「民主正當性」的要求。

改造訴訟制度、整合司法資源,才是當務之急

關於增加法官及檢察官之輔助人力和減少法官、檢察官的工作量等決議,也想試問:各行各業,有哪一行不辛苦的呢?為何一定要從「考量如何減少法官和檢察官的工作量」來進行改革呢?

減少檢察官和法官的工作量,不應該是司法改革的目的,訴訟制度的改造,以及司法資源的整合,才是應該考慮的方向。一旦能做到這兩件事,之後,檢察官和法官的工作量自然也會下降。

而增加法官和檢察官的輔助人力一事,更要謹慎為之,現行的法官助理或檢察事務官制度,已出現有部分法官或檢察官,要求法官助理或檢事官草擬結案書類的情形。撰寫結案書類,應該法官和檢察官的本分,豈能「外包」出去?所以,增加輔助人力前,更應就現行法官助理和檢事官的工作現況,進行瞭解和分析,檢討現行制度,才適當。

決議法庭直播,讓司法環境更加透明公開

《第四組:參與透明親近的司法》,此組最值得一提的決議,就是關於支持「法律審和部分事實審言詞辯論或進行,應予以直播」的決議。法庭直播,確實是個「引戰」的議題,此決議一出,果然引來各方激烈討論。而《法操》一直以來,都支持法庭直播,也撰文解析過許多法庭直播的優劣。所以,期待未來司法院和立法院,能針對此項決議,進行更細緻的討論和規劃,以增進更為透明親近的司法。

另外,該組也作成編撰「法律文書用語辭典」,方便民眾查詢,了解法律內容的決議。平心而論,法律文字確實是些點難以親近,例如刑法中的「強暴」、「竊盜」、「侵占」或「詐欺」,都難以三言兩語說明清楚。因此,此決議我們也非常贊成,希望編撰內容,能確實做到便利於民眾查詢。

至於該組也決議要製作法學遊戲教學APP、架設法治學習網站、由專業人士協助製作法律相關戲劇節目、透過比賽徵選出更多與時俱進的法律教育方式。看到此決議內容,就想到以前常舉辦的「徵文比賽」,或是現在熱烈討論的台版「太陽的後裔」。法治教育當然可以多元活潑,可是,要落實法治教育,真的需要搞這麼多新招嗎?

記得《射雕英雄傳》中,洪七公提點郭靖不要理會黃蓉花招這麼多,用「亢龍有悔」這一招一路應對到底。這就是「大巧若拙」的境界呀!看起來樸實無華的一招,可能才是最好的!所以,這裏也回到法庭直播的議題,還有比法庭直播更好提升法治教育的方式嗎?拍再多的法庭劇、玩再多的法學遊戲,比得上好好認真看過一件案件的整個審理過程,來得有收穫嗎?

目前,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已經進行三分之一左右之時程,也提出多項決議,在此,我們也還是肯認此一成果,並期待在未來的議程中,能提出更多引領司法進步的決議。也會持續關注會議的進行,並和大家分享。

司法改革和轉型正義

By |26 1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司法改革和轉型正義〉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近日,《返校》此一以1960年代在台灣白色恐怖時代為背景的遊戲,非常火紅,也連帶引發社會多方討論。在1987年7月15日起解嚴後,迄今已近30年,但在2016年3月間,竟然還有民眾因持有關於二二八事件的文件而遭到憲兵隊到府偵辦(俗稱「查水表」),似乎白色恐怖仍籠罩著台灣。

回顧台灣歷史,在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後,有多少人因為一時的言行而遭極刑,而且居然還是行政部門首長光明正大地介入,決定司法案件的刑度。所謂的「偉大領袖」居然可以直接下令槍決特定案件中的被告,難道這是法治國家應有的情形嗎?

對照日治時期規模最大的武裝抗日行動——西來庵事件,在該事件中,遭到起訴的有1,482人,而被法院判處死刑者高達915人,實際上被處以死刑者有135人,近300人則死於監獄之中。(比太陽花還狂呀!)可是,日本是透過司法制度來進行追訴和審判(審判地就在原台南地方法院),日本駐台總督、日本首相甚至是日本天皇,都沒有任何一個人針對此案批示「應槍決」或「應處極刑」!

在解嚴前,所有的司法官全部被要求要加入特定政黨(相信大家都知道是哪一黨),對照中華民國憲法第80條:「法官應超出黨派,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可說是無比的諷刺。

而在解嚴前就任的司法官,到現在應該還有不少人仍在職,甚至已經是高層、高層、高高層了。一個會為擔任司法官而加入特定政黨的人,真的有擔任司法官的資格嗎?相較某位知名律師,當年連續兩年司法官特考筆試均通過,但就是因為在口試時,都明確表示不願意加入特定政黨,就這樣被斷送擔任司法官的機會,到底是誰才有資格擔任捍衛司法權以制衡行政權及立法權的司法官?

在跨過1945年10月25日後,台灣的法治似乎有了明顯的轉變!司法為政治服務,甚至作為統治者的工具,在台灣歷史上竟然是如此地難以抹滅!如果我們不去面對這一段真實的歷史,去省思理應是制衡行政權和立法權的司法權,為何會成為統治者的工具,那台灣就不會有真正的司法改革!簡言之,司法改革絕對不能迴避轉型正義,甚至應該勇於落實轉型正義!

德國在1990年統一後,為處理司法轉型正義的問題,而解聘當年在東德體制下的所有司法人員。經過大破大立,德國迄今仍普遍被認為是真正的法治國家,其國民對司法體制的信賴也相當地高。回到台灣,我們又該怎麼做?

相信過往許多解嚴前的司法檔案,一定仍保存在各司法機關的檔案室中。強烈建議司法院和法務部,應該統整這些資料,並公諸於世,尤其是要將當時偵辦的檢察官、判決的法官等人的姓名,全數公開,讓全體社會來公評。

公布這些檔案,不是要在制度上去追究這些人的責任,而是要讓我們和後世子孫瞭解到台灣司法史上真實卻醜陋的一面,以時時警惕每一位台灣人,維持獨立的司法權是多麼的可貴和重要!

即將召開的司法改革,絕對不能忽略司法轉型正義此一議題,在此呼籲與會的諸位先進,一定要將司法的「轉型正義」議題提出討論,如此台灣才能走向真正的司法改革,以臻法治國家之林。而司法的轉型正義,就從整理並公開解嚴前的司法檔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