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About admin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admin has created 174 blog entries.
  • Featured Video Play Icon

立院衝突釀84警傷 賴揆指示研議”襲警罪”

By |8 6 月, 2018|Categories: 媒體報導||在〈立院衝突釀84警傷 賴揆指示研議”襲警罪”〉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影片出處:公共電視

降低假釋門檻不如檢討果汁摻水就要被關嗎

By |3 5 月, 2018|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降低假釋門檻不如檢討果汁摻水就要被關嗎〉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最近有立委提案想將假釋門檻降為服刑三分之一的刑期即可聲請假釋,此案一出果然引起多方討論。據報紙報導,立委提此案的理由是因為監所超收嚴重,可能影響獄政,所以應該把假釋門檻降低。而且這樣,還能讓受刑人假釋後害怕假釋被撤銷,要回去服刑的刑期比較長,可降低再犯比例。

可是提案的立委們並未考慮到刑事政策必須有通盤的考量,而且入監服刑在刑事政策還有「應報主義」的層面,如果不讓犯罪者服刑一定期間,讓犯罪者付出一定的代價,那國家執行刑罰還算是「處罰」嗎?而且假釋門檻以前就曾經調降到三分之一刑期,但結果如何?就是又調回成二分之一刑期,那試問如果當時調高成二分之一有充足的理由,現在為何又要調降?如果是為了避免監所超收,就是監獄關不下的問題,那難道只有降低假釋門檻一途嗎?

要解決監所超收的問題,更應該做的是「檢討現行的刑罰規定是否適當」,尤其是特別刑法的合理性。林山田教授以前就曾提出「特別刑法的肥大化」的問題,就是常常在刑法法典外,又以特別法的方式規範很多刑罰,可是這些特別法的刑罰真的是合理的嗎?

以《廢棄物清理法》為例,在該法第46條第4款中有規定,「未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文件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可處1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大家如果有去看該法中關於廢棄物的定義,在該法第2條規定,「只要是被拋棄的、能以搬動方式移動之固態或液態物質或物品都算是廢棄物」。所以請問大家,受他人委託把一只木櫃或一對木製桌椅拿去丟,這樣最少要被處1年有期徒刑,大家覺得適當嗎?在法院實務上,這就是會被判刑的行為!

再來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規定,如果有同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攙偽或假冒」就可以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又按照最高法院105年度第18次刑事庭會議的決議內容,只要有攙偽就有法律擬制的危險,所以就要處以同法第49條第1項之罪。可是請問「蜂蜜不純」或「果汁摻水」難道不是攙偽的情形嗎?可是這樣的行為真的一定要被認為是犯罪,然後送進監獄關個幾年嗎?

現行刑法規範中,尤其是特別刑法的諸多規定,在適用都存有「行政罰」和「刑罰」的界線如何區分的問題。立委反而更應該先針對特別刑法一一檢視,尤其要透過立法盡量明確區別行政罰和刑罰的行為,這樣對減少監所收容人數一定有很大的幫助。

當然檢察官和法官在適用這些特別刑法時,也應該謹慎為之,不應該動輒將本質應該是行政不法的行為卻用刑事不法的處罰手段。大家只要回想前面的幾個例子,丟個木櫃或是果汁摻水,就要用刑法伺候,送進監獄中,大家的法感情能接受嗎?

只要先透過立法嚴格,並清楚地區分諸多法律中行政罰和刑罰的界線,加上司法體系恪遵刑法謙抑性和嚴格證明法則,如此便可能有效降低監所收容人數!所以鄭重呼籲立委們,處理問題應該是要從根源著手,千萬不要為了處理問題卻衍生更多問題。

同步刊登於東森雲論,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台灣在國際法上地位和二戰後地緣政治的裂解契機

By |1 5 月, 2018|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台灣在國際法上地位和二戰後地緣政治的裂解契機〉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2018.5.1多明尼加宣布與我國斷交,目前我國剩下19個邦交國。

近日蔡英文總統前往中美洲訪談,在尼加拉瓜總統就職典禮上,尼加拉瓜總統奧迪嘉(Daniel Ortega)也以「台灣的蔡總統」相稱。但回到去年年底,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在年終記者會上,卻說在台灣、中國和美國間有默契,而台灣人民也同意,只要能維持某種程度的自治,就不會朝向宣布獨立。

將此兩則新聞報導合在一起看,大家一定會像李組長一樣,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不單純!照歐巴馬的說法,台灣只是「自治」,並沒有「獨立」,可是奧迪嘉卻稱呼蔡英文為「台灣總統」,試問:如果只是自治體,不是國家,會有總統嗎?
總統是共和制國家元首的通稱,那麼,我們的小英總統,到底算不算是總統呢?這個問題,看起來很簡單,但其實事情不是像一般人所想的一樣簡單,這一切就要從1894年的東亞講起。

台灣的命運,從甲午戰爭說起

1894年,對台灣影響最大的歷史事件,就是「甲午戰爭」。1894年,歲次甲午,在七月間,為了朝鮮問題,大清帝國和大日本帝國爆發戰爭(大家當時都好「大」呀!),在黃海的海戰、朝鮮半島上的陸戰,大日本帝國均獲勝,這一戰,改變了大清帝國和大日本國帝國的命運,進而改變了台灣的命運。

1895年4月17日,大清帝國和大日本帝國簽訂馬關條約(日方稱「下關條約」或「日清講和條約」,這應該和日清食品這家泡麵大廠無關)。在馬關條約中,第二條中明載:「下列地方之城壘、兵器製造所及國有物永遠讓與日本。…二、臺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 三、澎湖群島,即英國格林威治東經百十九度起至百二十度止、北緯二十三度起至二十四度之間諸島嶼。」因此,在馬關條約經兩國批准後,台灣和澎湖群島在主權上,就是屬於大日本帝國的領土。

時間跳到1945年,台灣又遇上了命運的關鍵,就是:大日本帝國在1945年8月15日宣布向同盟國投降。雖然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於劃下句點,但戰爭狀態尚未真正結束,因為要等交戰國間的條約簽訂後,才能結束戰爭狀態。

日本宣布投降不久,美國總統杜魯門指示麥克阿瑟向日本國(這時已經大不起來了)發佈《一般命令第一號》,在該命令中提到「在中國(滿洲除外)、台灣及北緯十六度以北之法屬印度支那境內的日軍高階司令官及所有陸、海、空軍及輔助部隊應向蔣介石大元帥投降。」

因此,在1945年10月25日,在台北舉行了在台灣區域(指包括台灣和附屬島嶼以及澎湖群島,但以下均合稱台灣)的日本國軍隊對於同盟國的受降儀式,隨後台灣即進入由中華民國代表同盟國進行軍事佔領的時期。
台灣雖在1945年「光復」,卻仍算是日本領土!?

看到這裡,各位飽讀詩書的看官們一定會提出疑問,就是:1945年10月25日不就是台灣光復,重回祖國懷抱的大日子呀,從這一天起,台灣人又變成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了,為何要說中華民國是代表同盟國來受降和軍事佔領的?

以前的社會和歷史課本一定會對於台灣光復大書特書,但大家先來看看之後的發展:在1951年9月8日,日本國、英國、法國以及美國等共49個國家在美國舊金山簽訂《對日和平條約》(以下均稱舊金山和約),在《舊金山和約》的第2條中載明:「日本政府放棄對台灣、澎湖等島嶼的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大家有看出來嗎?這時是1951年9月8日耶!台灣不是早被光復重回祖國(中華民國)懷抱了嗎?日本是來哪招?

其實,從《舊金山合約》中的這段文字,就可以清楚知道一點:台灣在1951年9月8日時仍然是日本的領土!否則日本憑什麼可以「放棄」台灣呢?在民法的基礎概念中,一定是所有權人才有可能「拋棄」所有權,只要從這裡去想,就可明白。

但是,當時已經建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整個政府架構都移到台灣的中華民國均未參與簽署《舊金山和約》,其原因就是:「到底哪一個政府才能代表「中國」實在難以處理,只好先擱下。而1952年4月28日,《舊金山和約》正式生效,從此一時刻起,日本確定失去了對台灣的主權。

《舊金山和約》:日本失去台灣主權

而中華民國從1945年10月25日起,代表同盟國對台灣實施軍事佔領,但因中國爆發內戰,在1949年6月24日,蔣介石來到台灣,從這時起,中華民國體制就整個搬到台灣來。

《舊金山和約》生效後,日本失去對台灣的主權,並不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就能取得對台灣的主權,因為日本是「放棄」對台灣之主權,並非「轉讓」予特定國家。而在舊金山和約生效前7個小時,日本和中華民國簽訂《中華民國與日本國間和平條約》(又稱《日華和約》或《中日和約》,下稱《中日和約》),在該和約中的第二條,承認《舊金山和約》中關於日本國政府業已放棄對於台灣及澎湖群島以及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

所以,在《中日和約》中只是把日本在《舊金山和約》中放棄對台灣主權重新描述了一次,日本一樣沒有表示將台灣主權讓與中華民國或其他國家政府。在中華民國外交部對日和約案卷第54冊(1952年5月13日)清楚載明:「查金山和約(就是指《舊金山和約》)僅規定日本放棄台灣澎湖,而未明定其誰屬,此點自非中日和約所能補救。」

剛剛提到這些和約的內容和史料,在台灣的歷史和社會課本中常常忽略,反而像《開羅宣言》等文件,往往被提出作為中華民國擁有台灣主權的依據。但在國際法上,日本之所以失去對台灣的主權,不是因為《開羅宣言》或是其他聲明,而是《舊金山和約》!

在國際法上,台灣到底是什麼地位?

那台灣目前在國際法上到底是什麼地位?台灣和中華民國間又是什麼關係?對這些問題,只要有將前面歷史淵源說明搞清楚,就可以輕易回答。簡之,台灣目前仍然是同盟國的軍事佔領地;中華民國是中國的流亡政府,就像當年二戰時期在英國成立的「自由法國」一樣。

回到文首提到的小英總統出國訪問、歐巴馬總統的發言等事,雖然尼加拉瓜奧迪嘉總統稱呼小英是台灣的總統,雖然很不願,但還是必須說「台灣其實還不是一個國家」。試問,有誰能講出台灣建國的確切年份呢?

而歐巴馬總統之所以會說「台灣的自治是在美中台的默契下」,就是說明美國基於當年同盟國戰勝日本的主力(理性的人都知道,在二戰中是美國擊敗日本),對於仍為同盟國軍事佔領地的台灣主權,是有權利進行發言的。

大家可想一下,為何美國有《台灣關係法》這部內國法?如果美國和台灣間不是特殊關係,美國有何理由制訂一部國內法律來規範對台灣的事務呢?

台灣和中華民國間的關係

台灣和中華民國間的關係就很奇特,或許在國際法上實在很難找到類似的例子。

中華民國雖然在性質上是中國的流亡政府,但是在台灣實際主政已經超過70年,已逐漸在台灣落地生根了。尤其從1996年起,中華民國總統是由台灣人民普選產生,迄今已經有過四位民選總統,隨著一次又一次的總統選舉,中華民國和台灣的連結是愈來愈深的。

大家應該也有感覺到,在台灣目前所稱的「中華民國」,和當年1949年10月25日到台灣主政的「中華民國」已經大不相同。在許多概念上,中華民國逐漸和台灣劃上等號。

所謂量變產生質變,台灣人民直選中華民國總統,或許就是一種住民自決,而一次又一次的總統選舉,可以說就是台灣人民一次又一次表達要成為獨立國家的宣示。或許,台灣的建國,就是在這樣不斷又不斷的宣示後逐漸完成,到時台灣和中華民國應該就是融為一體,台灣不再是被軍事佔領的地方,中華民國也不再是中國的流亡政府。

美蘇對立、中國崛起,再度影響台灣國際位置

可是台灣在國際法上的變遷速度,也要從國際地緣政治結構來看。二戰結束後,原先的同盟國陣營產生難以預料的變化,美國和蘇聯的對立、中國政府的更迭,這些都是在1945年8月15日二戰結束時,料想不到的。

因為國際政治的變化,日本可說藉此成為歷史上最幸運的戰敗國,原先在太平洋激烈對戰的美國和日本,竟然轉變成比鐵還鐵的盟邦,美國以日本為前線,在遠東對抗蘇聯為首的共產國家陣營。

台灣在當時這樣的國際地緣政治結構下,當然也被賦予對抗共產集團的角色,因此,這也是美國當初會默許中華民國在台灣打著中國政府旗號的原因,畢竟,中國共產黨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可是蘇聯的鐵血兄弟呀。

但這樣的政治結構,隨著中國共產黨和蘇聯共產黨翻臉開始產生變化,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的正當性逐漸增強,接著,蘇聯居然在1991年解體,而中國改革開放後,經濟崛起,似乎當年確保台灣作為對抗蘇聯共產國家集團要角的必要性,已經逐漸消失了。

於是,台灣的定位,開始搖擺不定。在國際政治上,找不到清楚的自我定位。但中國強勢主張南海主權,又逐漸開始表達要和美國對抗的態度,加上美國和中國經濟貿易摩擦愈來愈激烈,美國在遠東似乎又有對手出現了,所以,美國在遠東愈來愈需要堅定的盟邦。

日本雖然在平成年代步上經濟成長衰退的路線,但大家如果仔細觀察,其實日本在軍事和政治上,正逐漸走上自主的地位。美國需要拉攏日本此一盟邦,日本也藉此一步一步向美國討回政治和軍事的自主。

近年,在日本,修改憲法的聲音愈來愈大,日本很有可能在近幾年就完成重建軍隊,成為正常的主權國家。而美國接受強化軍事和政治的日本,也是希望日本能繼續成為美國在遠東堅定的盟邦,當然,美國和日本此時眼中,在遠東的對手,早已不是蘇聯,而是中國。

美國和日本的戰略目標,就是封鎖中國進入太平洋,讓美國從二戰後取得的太平洋實質控制權,能繼續延續下去,而綜觀第一島鍊,台灣的重要性顯而易見。

如果台灣落入中國勢力,中國海空軍就可以自由進出太平洋,也可以箝制日本,壓迫美國的防線往夏威夷退縮。這些都不是美國和日本所樂見,因此,美國和日本在利益的考量上,自然就會期待能避免台灣向中國傾斜,甚至拉攏台灣成為實質的盟邦。

台灣和中華民國正逐漸融合,走向一個新生的國家。此一過程,原本可能要很久的時間,可是美國和日本在遠東選擇和中國對抗,進而希望拉攏台灣關係,避免台灣向中國傾斜,因此,美國和日本在國際政治和軍事上,一定會逐漸顯現出期待台灣能成為此一戰略的盟邦的態度和作法,勢必也將加速台灣和中華民國的融合,最終加快走向新生國家的速度。這種國際地緣政治的變遷,也將影響台灣在國際法上地位的變化。

台灣未來該何去何從?

本文雖然說明了台灣和中華民國在國際法上地位的觀點,但並非要否認現行中華民國體制下台灣政府的運作之正當性,也不是認為以後不可以稱小英為總統。畢竟,這些都是台灣和中華民國融合過程中必定會經歷的情形。本文的旨意,在於希望提供新的想法,使台灣人民多去思考台灣和中華民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而台灣未來又該何去何從?

在此2017年1月,川普即將就任美國新任總統,而安倍首相可能還會繼續一個任期,當然習大大也是真的有夠大,身處三強間的台灣(含中華民國),在二戰後,國際地緣政治重新裂解、重組的此時此地,到底將會走上怎樣的命運?

我們此一世代的台灣人,對此將責無旁貸。我們的選擇,或許將會決定未來三個世代台灣人的命運。而要做出如此重大的選擇,當然就要從認識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開始!

附帶一提,金門和馬祖在國際法上與台灣和澎湖是截然不同的地位,不過隨著金門、馬祖和台灣、澎湖的連結愈來愈強,或許也將影響金門和馬祖在國際法上地位的變化。

閒置核四廠區不妨改為性交易專區

By |22 3 月, 2018|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閒置核四廠區不妨改為性交易專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性交易產業可以說是歷史悠久的產業,但如何管理性交易產業,一直是個引起廣泛討論的課題。但在部分國家,透過立法規定只要符合管制條件,就可合法性交易,這些國家包括歐洲的奧地利、德國、希臘、匈牙利、拉脫維亞、荷蘭、瑞士,南美洲的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巴拉圭、秘魯、烏拉圭和委內瑞拉等國,在亞洲則有孟加拉、土耳其和台灣。

台灣在2011年社會秩序維護法新增第91條之1,並修改同法第80條和第81條後,只要是在各地方政府以自治條例所規劃的性交易專區,就可以合法進行性交易。但現在已經是2018年了,台灣國內仍然並未有任何性交易專區的設立!因此台灣雖在立法上已經允許合法性交易,卻完全不設置性交易專區,所以在台灣的真實狀況是「仍然不能合法性交易」!

面對是否設置性交易專區此一議題,地方政府首長多半不願意正面回應,這其中的考量不外乎「社會觀感」、「管理困難」等,但深究起來就是「選票考量」。一旦有地方首長要推動設置性交易專區,想必很可能會受到許多團體的質疑,還會出現「以後怎麼教小孩?」的質問,所以地方首長當然是「不做不錯」呀!

可是既然在立法體制上已經允許性交易專區的存在,就表示性交易在法律體制上是有肯認合法性的意涵。所以才會有法官在個案的判決書中認為在性交易專區設置之前,娼和嫖都不應該受到處罰。當然這未必是法院實務的主流見解,但是大家可以試想,法律同意可以設性交易專區,也規定除了性交易專區以外,進行性交易是違法的,不過全國沒有一個性交易專區,那不就是修法修辛酸的?而且不就是要讓從事性工作的男女,根本沒有合法的機會?

其實如果要設置性交易專區,其實現在就有個好地方,就是核四廠區!根據前幾天的報導,核四將把燃料束運回美國,所以確定未來將不會重啟。那剛好核四廠區未來如何使用,尚未定案,不如就好好考慮是否將核四廠區指定為性交易專區。這樣的好處是和台北都會區的距離不會太近也不會太遠,加上核四廠區原本就有一定的封閉性,也原先就有規劃重件碼頭,廠區內道路又規劃完善,且閒置空地仍多。一旦指定為性交易專區,馬上就可以動工設置各項設施,甚至還可以結合觀光郵輪,直接停靠核四廠區,上岸觀光。之後就再規劃一條捷運連結核四廠區和基隆,並延伸到台北市區,另外也把高速公路或鐵道拉條支線過去,連接宜蘭。哇!這根本就是北海岸和東北角大翻轉!

為了核電廠問題,台灣付出許多社會成本,把核四廠區指定為性交易專區,絕對是個創舉,不僅解決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法後的性交易法律正當性的問題,也可以為台灣觀光產業注入新面貌,甚至讓原本已經是賠了大錢的核四廠區有翻轉的機會,還可能讓基隆一帶的北海岸和東北角地區有新的面貌。

甚至未來博奕專區也可以一起在核四廠區中設置,這樣賭博和性交易的合法化,才能有突破性的解決方式。

年底就要舉行地方首長選舉了,期待會有地方首長候選人,尤其是新北市長候選人願意正面回應此一問題。也期待小英總統能審慎思考此一議題的可能性,如果能由中央來帶頭規劃此一方案,定能發揮更大的效益,也一舉解決核四廠區何去何從的難題。

同步刊登於東森雲論,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災害防治,從修法開始

By |23 2 月, 2018|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災害防治,從修法開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2018年2月6日深夜的一場地震,震垮了花蓮4棟大樓,也震碎了許多家庭。發生這樣的災害,著實令人難過,國軍和救難人員的勇氣及毅力,以及外國友人的關懷也都令人感動。但回顧台灣歷史,因為特殊的位置,所以颱風和地震幾乎是每個台灣人生活中不會缺少的經驗。

以地震來看,1999年9月21日的集集大地震所造成的傷害,至今依然令人難忘,而1935年4月21日發生的關刀山大地震更是造成3276人死亡,迄今仍是單一天然災害造成最多人死亡的恐怖天災。

既然地震是不得不去面對的課題,生活在台灣的我們更應該深入思考,如何面對地震,避免災害的擴大。兩年前的台南維冠大樓倒塌,當時的建商和建築師都被起訴判刑,就已經顯現出違背建築法規的嚴重性。今年,此次花蓮地震又造成大樓倒塌,花蓮地檢署檢察官也開始深入調查是否有違背建築法規而涉及刑事責任之處。

可是我們不能只靠事後再由檢察官去追究,面對災害防治,我們必須追求消弭災害於無形的目標。審視國內最棘手,也是最廣泛的建築物問題,就是違建!違建不僅可能影響建築物結構安全,更可能造成火災時的逃生困難,所以違建一定要解決,但實際上違建好像永遠都拆不完。會造成這樣的狀況,主要是有部分違建是緩拆的,以台北市來說,1995年以前的違建原則上緩拆的,雖然柯P已經表示不管是不是1995年以前的違建,都要開拆了,可是馬上就面臨拆除費用不足的問題!

除了部分縣市已經通過強制拆除違章建築收費自治條例,可以向違建業主請求拆除費用外,包括新北市在內的許多縣市仍是要編列公務預算來支付拆除費用,因為預算有限,所以實際上每年能進行的拆除工作,可以說是少之又少。

要解決違建拆除不易的問題,強烈呼籲中央政府應該推動統一立法,可以直接增修《建築法》或另立專法,規定違建拆除費用就是要由違建所有人支付,甚至可以直接對違建所有人的名下不動產有法定抵押權,如違建所有人不清償拆除費用,那就可以執行其名下不動產的抵押權,以便追償。當然這只是一個修法方向的建議,實際立法時一定需要更細緻的設計,但強調的是,如果只靠編列公務預算來處理拆除違建的事,那一定永遠拆除不完。

除了違建要處理外,老舊的合法建築則是要透過都市更新來強化抗災的能力。但是一講都更,大家就頭痛,因為各有立場,很難說哪一方一定不對。只是如何透過法規提高都更的誘因以加速都市更新的進行,甚至如何讓公權力事實強制介入,絕對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提高建築物抗災能力,是面對地震,避免地震造成巨大危害一定要做的事,妥適處理違建和都更就是提高建築物抗災能力的首要工作。建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定要儘速合作研擬,增修相關法規,如此方是負責之舉。

本文同步刊載於東森新聞雲,未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富強經濟不該下逐客令 需修法廣納外國人才

By |2 2 月, 2018|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富強經濟不該下逐客令 需修法廣納外國人才〉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近年台灣社會不時瀰漫一股氣餒之氛圍,深究原因,似乎和經濟發展停滯脫不了關係。要處理台灣的經濟困局,許多人都提出高見,包括吸引外資、引進外籍人才、產業升級、擴大對中國經濟體系的連結和新南向等等。但其實要突破台灣發展的困境,最重要的就是吸引人才。

中國戰國時代,秦王政原本因為發現鄭國(人名,水利工程師)居然是韓國(戰國七雄中的韓國)派來的間諜,想要透過鼓吹興建水利工程讓秦國的國力下降,秦王政一氣之下,就發布逐客令,要將所有外國人士都驅逐離秦國。此時來自楚國的李斯就呈上一篇〈諫逐客書〉,剖析廣納人才方能使國家富強之理,秦王政讀了李斯的文章,就廢除逐客令,才有未來攻滅六國,創建秦帝國的偉業。

李斯在〈諫逐客書〉文中提到,「……泰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千年之後讀來,猶引人深思。回到台灣的現況,很多人也注意到吸引人才的重要性,所以才會討論要放寬所謂「外籍白領」的限制,但其實關於吸引外國人才,台灣有一項優勢並未得到很好的發揮。

根據教育部在105年度的統計,當時來自東南亞國家在台灣就讀大專院校的學生人數就有超過3萬以上,這些和台灣有地緣關係的年輕學子,如果在畢業後能繼續留在台工作和成家,不僅可以增加台灣的人才,也可以減輕因為少子化帶來的人口減少問題,更可為新南向政策奠定良好的基礎。

但根據現行的《就業服務法》和《外國人受聘僱從事本法第46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六款工作資格審查辦法》規定,企業如果要聘用外國人在台灣工作,可以說條件甚高。像是本國公司如要聘僱外國人,通常要符合如果是設立未滿一年的企業,實收資本額要達新台幣(下同)500萬元以上或如果是設立一年以上的企業,最近一年或前三年度平均營業額要達1000萬元以上。光看到這樣的條件,可能台灣為數眾多的中小企業就不太可能有機會聘僱外國員工,如此也造成許多來台就讀大專院校的外國學生,畢業後就只能選擇回到母國,而非留在台灣繼續發展。

回想千年前的李斯和秦王政,再讀一讀〈諫逐客書〉中的深意,想要吸引外國人才來台灣,我們應該考慮修改《就業服務法》和《外國人受聘僱從事本法第46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六款工作資格審查辦法》的相關規定,並鼓勵來台灣的外國學生,尤其是經濟政策發展重點區域的東南亞國家的學生,能在畢業後就直接留在台灣居留、工作,甚至成家。

國家要發展,就是要以人才為要,希望執政者在思考台灣經濟政策時,能以吸引人才為根本,並儘速修改相關法規。當年弱小的秦國,經過不斷的奮鬥,終成為戰國時代最後的贏家,秦國不斷廣納各國人才的政策,可以給處於發展困境的台灣清楚的思考方向!

本文同步刊登於東森雲論司改人權專欄

好大的官威?

By |5 1 月, 2018|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好大的官威?〉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內政部役政署署長林國演於2017年12月22日前往台中成功嶺,坐車在營區門口被哨兵擋下,結果林國演座車司機當場表示不滿,更發生口角。之後國防部長「大鵬」馮世寬對哨兵表現予以肯定,而林國演則是請辭役政署長獲准。

役政署長座車被成功嶺營區哨兵攔下,要求按程序受檢,結果衍生的一連串事件,絕對不能輕忽,也絕不是林國演請辭後就告一段落。先跟大家說一段故事,西漢時期,漢文帝劉恆為防禦匈奴,派軍分設營區,有天漢文帝率隨從前往巡視各營區,先到幾個軍營,軍營從上到下一看是皇帝老大來了,紛紛上前熱切歡迎,一派和樂融融。後來到了周亞夫率軍駐紮的細柳營,營區門口士兵居然擋住漢文帝一行人,當場隨從們就大喊,您們將軍的老大來了耶!還不開門放行!營區眾士兵反而是大喊「軍中聞將軍令,不聞天子之詔」!之後漢文帝只好派使節先前往營中拜會周亞夫,周亞夫才下令開門迎接漢文帝入營,在營區周亞夫更向漢文帝表示軍中將士都披甲,只能以軍禮相待,漢文帝就算是皇帝,老大中的老大,也只能笑臉以對呀!但漢文帝果然是個有眼光的人,知道只有周亞夫的軍隊才是真正能打仗的軍隊,臨終前,交代太子就是後來的漢景帝劉啟,遇事可用周亞夫為大將。漢景帝即位沒多久就因削藩引爆七國之亂,就是靠著周亞夫,在三個月內定亂事。

讀歷史可以知興衰呀!役政署長林國演和座車司機在成功嶺營區大小聲,如果哨兵就這樣放行,營區指揮官就只知歡迎署長視察的話,那大家會如何看台灣的軍隊?所以當天成功嶺營區哨兵要求按規定進行安檢,這是應該的,國防部長馮世寬也肯定哨兵所為,這也是對的!軍隊是要打仗的,不是請客吃飯打哈哈的地方,如果連營區大門都顧不好,那仗也不用打了。
整件事稍有不足之處,就是身為三軍統帥的小英總統並未儘速直接拔掉林國演的署長職務,還讓林國演有機會主動請辭。三軍統帥一定要適當維護軍隊尊嚴,貫徹軍令和軍紀要求,這樣才是稱職的統帥。

台灣軍隊常常被外界消遣,甚至還出現「國防布」的戲稱,最近的獵雷艦案,更是讓人猛搖頭。可是兵者,國之大事!國家可以一日無戰事,不可一日無戰備,忘戰者危。對軍隊的消遣,其實是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傷,相信國民一定幾乎都是希望台灣軍隊能揚威國際,是隻鋼鐵勁旅。

在2017年12月22日的成功嶺營區大門,我們看到哨兵的盡忠職守,也看到好大的官威,但我們一定要深知兵者,國之大事,也不要忘了當年周亞夫和漢文帝的故事!

迎向2018年的司法挑戰

By |29 12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迎向2018年的司法挑戰〉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司法改革的議題,在2017年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閉會後並未結束,反而是愈演愈烈!像是國民法官制度的討論,熱度不斷;鄭性澤案再審無罪,和蘇炳坤再審案也帶起對再審制度的審視;馬英九前總統大動作指控台北地檢署,更是讓偵查不公開原則如何落實,引發各界重視!迎向2018年,這些司法議題一定仍會繼續發酵,甚至成為焦點!

經過近3年的努力耕耘,法操司想傳媒獲致一定的成果,Facebook粉絲頁面已超過5萬人按讚,官方網站流量也日漸提升,所舉辦的實體論壇活動,也得到參與民眾的支持。邁向2018年,法操司想傳媒仍會秉承創建時的初衷,堅定地捍衛促進法治教育和監督法律體制的理念。

經過這近3年的時光,我們觀察到國內許多民眾仍然對司法似乎有著事不關己的心態,認為只要乖乖做事,就不會和司法扯上邊。但是大家知道張月英只是個在市場努力擺攤賺錢的婦人,蘇炳坤也不會想到因為跟多年前員工的爭執竟導致身陷囹圄,在2017年年底走上街頭抗議勞基法修改的民眾和到場協助的律師,也不會想到竟然會被警察直接帶到市郊「放生」。身為似乎距離人民生活最遙遠的國家權力—司法權,其實一直就在我們生活之中!

不管是販夫走卒,還是達官貴人,甚至是富可敵國的鉅富,一旦遇到司法,幾乎就像是嬰兒一般。管你是何身分,裁定羈押就直接進看守所,下令限制出境就別想出國,在法庭(含偵查庭),法官和檢察官高高在上,睥睨眼前的被告、證人甚至是律師。

邱聯恭教授常說「一個溫暖而有人性的司法體制,是留給後代子孫最好的禮物。」(原意大概是如此,但文字細節可能稍有出入),我們的司法體制已經是溫暖而有人性了嗎?與其相信體制內的人會自發地溫暖而有人性,不如用體制外的力量督促體制可以溫暖而有人性。如果司法程序更透明公開、如果判決書用語能更淺白易懂、如果法官或檢察官都能在法庭上保持溫和的態度、如果能有效地淘汰不適任的法官或檢察官,那我們的司法體制是不是就能更溫暖而有人性,是不是就更能得到國民的信任?

迎向2018年,司法改革的腳步一樣不會停下,法操司想傳媒也會堅定地向前。在2018年,我們將針對國民法官、偵查不公開、再審制度、限制出境法制化和司法考試沿革等議題持續關注,也期待透過全民的努力,能讓溫暖而有人性且受信賴的司法體制終能在台灣生根、萌芽,進而茁壯。

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

By |15 9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最近火熱議題就是「佛教如來宗」創辦人妙禪師父受弟子集資新台幣四千萬元以上供養兩台勞斯萊斯高級車,而引起各方紛紛議論。

有些民眾分享參與「佛教如來宗」的經驗,有些民眾則是捍衛宗教自由,連網路紅人館長也表示意見,一時之間,台灣可說是漫天神佛。

其實類似的爭議早在當年「宋七力」事件中,就有許多討論。宋七力自稱「宇宙光明體」,強調只要開悟就可有分身,根據維基百科上的資料估算當年宋七力收到的信徒捐獻就有3 0億元。大家有沒有覺得這和現在妙禪事件的討論有87%的相似度?
但大家如果有留意的話,宋七力被指控「詐騙」信徒捐款,最後是無罪定讞,理由最主要就是「有無神通」是宗教信仰的領域,不能以此認定有施用詐術。舉例來說,各大宗教其實都或多或少有些「神奇的傳說」,以我們「凡人」來看這些傳說並無法檢驗真假,因此在人間的法律實在很難認定是否屬於詐術,自然不涉及詐欺犯罪。

可是難道對於宗教,國家公權力就無法介入了嗎?首先,大家要有一個觀念,就是在憲政體制上,我國是採取「政教分離」,也就是我國不會制訂所謂的「國教」,其次依憲法第7條規定,不能因為人民無論信仰何宗教,而給予不公平的待遇(包括優遇或貶低)。所以在我國法律體制上,對於宗教,原則是保持距離,公權力不介入宗教信仰的領域。因此,任何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宣揚宗教或解釋宗教,因此就算多麼誇張的信仰內容,例如要膜拜「光明體」或「大成就」,或是相信可以用特定物品驅魔,這些都可以自由為之,國家公權力不可以禁止。

前陣子引起討論的《宗教團體法》草案,主要也不是在規範信仰的內容,而是要立法規範宗教團體的組織和財務事項,尤其是財務透明的部分。因為這樣的立法內容不涉及鼓吹或貶低何種信仰,因此並未違反政教分離和宗教平等的憲政原則。
回過頭來說,雖然妙禪的「佛教如來宗」傳法方式以及信徒捐獻讓有些社會大眾有所質疑,但基於政教分離和宗教平等原則,國家公權力並不適宜對妙禪師父傳法內容做出任何判斷。

以前耶穌曾說「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我們人間的法律就只能管人間的事,而宗教是處理生死的事情,人間法律當然不宜也難以介入。

附帶一提,該如何看待「佛教如來宗」和妙禪師父?只跟大家說所有佛門弟子的師父即釋迦牟尼佛涅槃前就說過一位佛門弟子應該「依法不依人」,剩下的就交給讀者自己判斷了!

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 傳統與法制的衝突與調和

By |6 9 月, 2017|Categories: 法律須知||在〈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 傳統與法制的衝突與調和〉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在今年6月底,有一件很有歷史意義的事發生,就是花蓮縣光復鄉用阿美族語製作並發出一份通知領取土地權利證明書的公文。
根據《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的規定,原住民語屬於國家語言,所以原住民族地區所在地區的政府機關應用族語書寫公文。這在台灣歷史上,真的是意義非凡,因為這等於是承認原住民語在國家法制的官方地位。

其實關於原住民的法律適用問題,在近年來確實經常引起討論。像是前一陣子布農族王光祿獵殺保育類動物案經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後,現由最高法院受理,該案其實就是討論原住民傳統領域和文化和既有法制的衝突,如何規範?

更早之前的「司馬庫斯倒木案」,經過一連串的法律訴訟,最後高等法院更一審判決涉案的泰雅族青年被起訴違反《森林法》全部無罪。在該案中凸顯的一樣是原住民傳統文化和國家法制的衝突。

隨著《原住民族基本法》在2005年立法,之後司法實務上在處理原住民傳統文化和國家法制的衝突時(其實這樣的說法未必精確,因為《原住民族基本法》也是國家法制一部分,但為使讀者較易理解,仍姑且使用此一用語),就開始必須處理和為原住民傳統領域和傳統文化如何定義和適用範圍的問題。

如果先跳脫開法律的種種束縛,從台灣發展的歷史來看,原住民族確實相較於現在的統治結構更早在台灣這片土地生活,台灣甚至在人類學上被認定可能是廣布在太平洋各地的南島民族的起源地,所以台灣原住民族在台灣土地上生活的歷史,可能已超過8千年以上了!

只是在荷蘭、西班牙、明鄭、清、日本和中華民國陸續在台灣建立統治政權(其實直到日本統治台灣,尤其是佐久間左馬太總督親征太魯閣後,台灣的原住民族才逐漸全部受到統治政權的管轄),原住民族的生活範圍和傳統文化就逐漸受到影響,甚至必須屈居前述各統治政權底下,當然在法制上,也呈現統治政權法制凌駕原住民族傳統法規範的現象。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周遭的原住民朋友是否都有「漢化中文名字」?但明明原住民族的取名規則和漢文化不同,像是太魯閣族就是採「父子連名制」,可是在統治政權的要求下,原住民族必須在體制內放棄自身的命名傳統,這樣對嗎?當然在1995年姓名條例修改後,原住民族可以恢復其傳統姓名,可是長久以來對原住民族命名的不尊重,卻未完全消除,甚至在2017年,一樣有原住民想恢復傳統姓名被戶政機關公務員苦勸,或是想幫新生兒以傳統姓名命名卻因戶政人員受訓不足而一波三折。從此即可看出在現行法制下,原住民族要維護傳統文化實有其困難。

不過原住民族要捍衛傳統文化和生活領域的決心和行動是愈來愈強,這也是值得肯定的事,而國家法制體系從行政、立法,乃至司法,其實也逐漸瞭解尊重原住民族傳統文化和生活領域的重要性。小英總統甚至在2016年8月1日原住民族日以總統身分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並提出諸多在法制上要提升原住民族地位的承諾。而從前面提到的司馬庫斯倒木案到王光祿非常上訴案,都可以看出在司法體制上,對於調和原住民族傳統文化和生活領域,以及既有法制的努力和成果。

但相信在未來一段時間,司法體系會愈來愈常處理原住民族傳統文化和既有法制的衝突與調和,隨著《原住民族基本法》和其他原住民族相關法律的逐步立法,未來法官和檢察官在處理涉及原住民傳統文化和生活領域的法律事件時,也應該要正面處理原住民族傳統文化和既有法制的衝突與調和的問題。

而在未來的國家法制上,隨著將來可能會劃定原住民傳統領域,台灣是否有可能從中央單一國的國家體制走向聯邦制,也就是承認原住民傳統領域的司法、立法和行政(國防和外交除外)體制必須重新依原住民傳統文化及規範來制訂?簡單的說,就是承認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國中之國」的地位!是否會走向這樣的變化,是值得我們來省思和關心的。

文末,我想起以前共事過的一位檢察官學長,他是台灣第一位原住民檢察官,我還記得他告訴我他能用標準的賽德克語和其母親聊天時,是多麼地自豪!在《賽德克.巴萊》的電影中,莫那魯道曾講過一句話:「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現今居住在台灣的人,身上幾乎都或多或少留有原住民族的血液(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都有平埔族血緣),我們一定不能忘記原住民族應有的自豪和驕傲!

本文同步刊登於東森雲論司改人權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