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 車斗鐵栓 插女騎士眼 【李政遠、詹智淵╱連線報導】

亂停車害人不淺。一名女子昨天凌晨下班,騎車經過雲林縣斗六市鎮北路,不慎撞上違規停在車道的一輛貨車車斗後方,右眼窩被車斗上的鐵栓插入,整個人吊掛在車斗上,十分驚悚,嚇壞路過民眾;消防隊剪斷鐵栓才助女騎士脫困送醫,女子右眼視力嚴重受損,有失明之虞。

彰化基督教醫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侯振泰表示,受傷女子黃紅鈞(二十五歲)右眼窩上方被一條直徑約一公分的鐵栓插入,傷及眼球神經和肌肉,造成骨折及大腦輕微出血,初估視力恢復機率低於五成。而違規亂停的貨車司機鄭紹銘,警方除開單告發一千二百元,並將依過失傷害罪追究鄭男刑責。

警方調查,鄭紹銘前天深夜開貨車到斗六後火車站吃消夜,在鎮北路與民生路口將車併排停在車道上,昨凌晨黃女下班騎機車經過,不慎直接從後撞上貨車車斗,剛好栓車斗板的鐵栓撬起沒壓下,黃女的右眼被鐵栓插入,黃女整個人緊貼掛在貨車後方。

搶救過程不曾喊痛

當時附近民眾聞聲看到這驚悚一幕都嚇呆了,連忙報警。消防隊救護人員趕到用紗布將插入黃女眼睛的鐵栓固定,邊安撫黃女、邊用油壓破壞剪將鐵栓剪斷送醫救治,搶救過程中黃女不曾喊痛。

【大壯小聲說】

1.黃姓女子的右眼被鐵栓插入,右眼視力受到嚴重損壞,可能有失明之虞。這已屬刑法第10條第4項第1款之「嚴重減損一目之視能」的情形,故屬重傷害結果。

2.鄭姓司機違規停車當然是不對,可是這樣違反法律的嚴重程度有嚴重到要用刑法來處理嗎?就是鄭姓司機違規停車造成黃女右眼重傷,就一定有刑事責任嗎?

3.筆者曾在之前的文章寫過,一個行為是否成立犯罪還是要經過犯罪理論的層層檢驗才能判斷,不能輕率地就認定某某行為不對所以就成立犯罪。以本件報導事件來說,鄭姓司機違規停車的行為和黃女右眼重傷的結果間當然有因果關係,本件鄭姓司機是否會成立刑法第278條重傷罪或刑法第284第1項後段過失致重傷罪的關鍵就在於鄭姓司機主觀上有無重傷害故意或過失?當然依經驗法則,鄭姓司機違規停車時應該不會想到要用這樣的方式讓人受傷,所主觀上應該沒有故意。

4.至於鄭姓司機主觀上有無過失?平心而論,當鄭姓司機違規停車時,對於會有後方車輛撞上其所停的貨車後面此一情形應無預見可能性。就像我們平常駕車停在路邊時,我們大概都想不到會有人車從後面撞上來。即時當時是凌晨,但鄭姓司機一定相信其他用路人在夜間行車一定會開大燈並注意車前狀況,所以鄭姓司機在主觀上對後方會有人車撞上來應無預見可能性,自無過失可言。

5.如果從客觀歸責理論來分析,鄭姓司機違規停車的行為和黃女右眼重傷結果間具因果關係,但禁止違規停車的法規目的不是在保護其他人車不會因而從後方撞上違規停車的車輛,而是為了避免交通壅塞。所以黃女右眼重傷的結果並不在禁止違規停車的法規保護目的內而實現,故鄭姓司機違規停車的行為不具客觀歸責,直接是客觀構成要件不該當,當不成立過失致重傷害罪或重傷害罪。

6.鄭姓司機違規停車是違法的,但違反的是交通法規的行政罰,應無涉及刑責其中緣故,已如前述。

7.不過台灣司法實務在這種案件大概還是會認定鄭姓司機成立過失致重傷,因為筆者之前擔任公訴檢察官時處理過的幾件類似案件,都是這樣處理。可是,這幾件類似案件的判決,都沒有看到承辦法官有用「預見可能性」或「客觀歸責」等理論來詳細說明為何成立犯罪?

8.簡單說,鄭姓司機違規行為至多應受行政罰,要處以刑罰,有點太重了。

9.祝黃女早日康復,恢復視力。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