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神經病」 李婉鈺判無罪 【劉昌松╱台北報導】

新北市議員李婉鈺去年九月接受媒體訪問,大罵龍縯國際影視公司老闆吳祖望「神經病」,一審被判拘役二十天,但上訴高院後,法官認為李在受訪時發洩情緒,措辭雖過於激烈失當,但非故意貶損吳的人格,逆轉改判李婉鈺無罪定讞。

李婉鈺昨說:「我真的只是就事論事,沒有要誹謗的意思。」吳祖望則不滿說:「法官根本是在幫李婉鈺脫罪,以後大家都可隨便罵人『神經病』啦!司法蕩然無存了。」

砸人被告也不起訴

吳祖望指控,去年他和李婉鈺商討藝人初家晴經紀問題時,李拿煙灰缸砸他的頭,事後還指控他說謊,吳因此控告李涉嫌傷害、公然侮辱罪,但去年九月檢方開庭時,吳當庭撤回公然侮辱告訴。

李當天開完庭後接受《蘋果》採訪提及:「這個人(指吳)就是一個神經病」等語,吳得知後再告李公然侮辱罪。

李辯稱,是為宣洩情緒才說出「神經病」,高院也認為,是吳提告又撤告,讓李感覺不好而出言發洩,雖吳主觀上自認遭侮辱,但客觀上李應非故意貶損吳的人格,因此判李無罪定讞。至於李被控傷害部分,已獲不起訴處分確定。

【大壯小聲說】

1.刑法第309條第1項規定「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所謂「公然」係指不特定人得以共見共聞,「侮辱」係指足以貶損評價。又該罪屬告訴乃論之罪。

2.回到本件報導事件,李婉鈺在接受「蘋果日報」採訪時,以得以特定之方式稱吳祖望是「神經病」。因為是接受新聞媒體採訪,所以李婉鈺當時的發言是處於「不特定人得以共見共聞的情形」,當然符合「公然」的要件。

3.再來李婉鈺當時說「神經病」一詞,究竟有無足以貶損吳祖望的意思?高院法官認為李婉瑜只是出言發洩,並無貶損吳祖望人格的故意。筆者認為高院法官此言差矣!「神經病」一詞在台灣國內社會普遍被認為是含有「精神不正常」的意涵,衍生的意思更有「該去看醫生或吃藥治療」之意,一個正常人被指稱「神經病」,社會普遍的認知就是這個正常人被貶抑了!

4.「神經病」在台灣社會絕對不被普遍認為是一種「情緒發洩」的用詞,不然大家可以來投票調查一下好了。在台灣社會被普遍認為是情緒發洩用詞的應該是「幹」或「馬的」或「他馬的」這幾個用詞,可是在實務上有的法官還認為在某些情境下用這些詞是成立公然侮辱罪的!

5.如果吳祖望先對李婉鈺提告公然侮辱後又撤回告訴,李婉鈺有何情緒要發洩?難道李婉鈺是覺得吳祖望應該告到底呀!居然撤告讓我李婉鈺就沒事了,這樣我李婉鈺真是不爽呀!

6.現在高院法官認為李婉鈺指吳祖望是「神經病」,只是情緒發洩,那這樣法院是認為大家都可以跑去吳祖望身旁看他一下,然後說一聲「神經病」嗎?如此吳祖望豈不是成為高院法官所認證的「神經病」?筆者認為高院法官此一判決見解並不適當,雖然公然侮辱不是重大犯罪,但仍然要在說理上能讓人信服。

7.筆者找到一篇新聞報導,內容是罵人神經病成立公然侮辱罪。

8.還有一篇新聞報導,內容是用手勢罵人神經病也成立公然侮辱罪。

9.大家可以參考這個報導,是罵「幹你娘」被法院認定成立公然侮辱罪。

10.看了以上三篇新聞報導,大家一定和筆者一樣被法院搞的迷迷糊糊的,公然侮辱罪構成要件這麼簡單,卻連指述他人「神經病」到底成不成立公然侮辱罪?都可以有這麼極端的判決見解,這不是讓民眾無所適從嗎?而且大家平心而論「神經病」和「幹你娘」哪一詞比較是具發洩情緒的意涵?

11.總之,筆者看了高院法官對李婉鈺一案的論理,真的很想說一句跟李婉鈺接受採訪時說吳祖望的那一個詞,是的,大家都知道,就是那個詞,反正筆者只是發洩情緒,可沒有要貶損這幾個高院法官的意思唷!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