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嫌地檢署自戕 3警沒事【蔣永佑、楊忠翰╱台北報導】

今年五月女毒犯丁沛汝在士林地檢署拘留室以皮帶刀自殺身亡,家屬怒告警員與法警業務過失致死,檢方調查後,認定警員與法警沒有過失,但僅對丁女搜身的女警張育瑛,在丁女喝毒自殺時,未回報又將裝毒空瓶任意丟棄,間接釀成憾事,認定她涉犯滅證罪,但因張女認罪昨將她緩起訴一年,並支付國庫五萬元。

對此,丁沛汝(二十三歲)母親昨不平地說:「自己人辦自己人,這種結果我早就心裡有數,我不會放過他們!」被告的法警夏建國則說:「謝天謝地,我們真的很無辜,沒事就好。」大同分局督察組長沈文煥則表示:「張育瑛未意識到空瓶可疑竟隨手丟棄,事後已記小過一次。」

警局吞毒送醫急救

今年五月三日晚上,警方前往丁沛汝北市延平北路租屋處抓毒,查獲丁女在內的六男四女,起出大量搖頭丸及K他命。打扮中性的丁女被捕後,先在警局喝下藏在束胸內的液態K他命,隨即神智不清被送醫急救。

不知自殺無從防範

丁女洗胃後,被帶回警局卻拒絕夜間偵訊,直到隔天傍晚才移送士檢。由於她曾有毒品前科又被鎖定為主嫌,丁女知道檢方擬聲押她後,情緒激動不斷哭泣,假裝如廁進入拘留室廁所內,卻以皮帶刀直刺心臟,發出「啊!」一聲一刀斃命。

因丁母指稱,當時女兒送進醫院時,就嚷著若被收押就要自殺,她認為警員王熙文及法警夏建國、施侑廷與女兒的死有關,怒告三人業務過失致死,但檢方傳訊所有與丁女接觸過的警員及醫護人員,均表示丁母不曾提及女兒想自殺,以致無從加強防範。

不符過失致死要件

此外丁女被捕後,在上銬時、派出所內及偵查隊內三次搜身及脫光衣服檢查,仍難以發現藏在皮帶頭中的皮帶刀。檢方認定,丁女已被仔細搜身,被告三警即便疏忽未要求丁女卸下皮帶,或請女法警再度搜身,涉及行政疏失,但因丁女是自殺,非由三警造成的意外,與過失致死構成要件不符,且未能察覺皮帶刀與丁女死亡結果也無直接因果關係,故不起訴。

【大壯小聲說】

1.刑法第276條過失致死罪的規定是「因過失致人於死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其客觀構成要件就是行為、死亡結果行為和死亡結果間有因果關係,主觀要件是行為人有過失。業務過失致死罪則是再加上行為人的過失行為係從事業務之時為之。

2.本件報導事件,丁沛汝用皮帶刀自殺身亡,其死亡結果是因為其自己行為所造成,並非其他員警或法警的行為造成,因此本件承辦檢察官認定所有被告的員警和法警均不成立刑法第276條第2項業務過失致死罪,筆者是贊同此一結論的。

3.雖然有人會質疑就是因為員警和法警沒搜出皮帶刀,丁沛汝才會自殺身亡。但犯罪的成立必須是所有構成要件都該當且無阻卻違法會阻卻罪責等情形,所以就算員警和法警有疏忽沒搜出皮帶刀,和丁沛汝死亡結果間有因果關係,但這些員警和法警既然根本就不知道有皮帶刀,當然在主觀上都不會對丁沛汝會用皮帶刀自殺有預見可能性,因此當然在主觀上欠缺過失,所以不成立業務過失致死罪。簡之,筆者認為員警和法警不成立業務過失致死罪是因為欠缺主觀過失,此和承辦檢察官認為是因為欠缺客觀因果關係有所不同。

4. 刑法第165條湮滅證據罪規定是「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或使用偽造、變造之證據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現檢方認定張姓女警成立湮滅證據罪,但給予緩起訴處分。筆者認為承辦檢察官應該是認定張姓女警竟將丁沛汝拿來裝K他命的瓶子隨意丟棄,所以屬於湮滅丁沛汝涉犯持有毒品或施用毒品的證據,因此才涉犯湮滅證據罪。而在實務上,如被告素行良好,又坦承犯罪,且涉犯尚屬輕罪,檢察官多半會願意給予被告緩起訴機會,以勵自新。

5.總之,筆者認為承辦檢察官處理此案的結論應無明顯的可議之處。

6.文末,還想提醒大家千萬不要選擇自殺,很多事挺一挺就過去了,不要把寶貴的生命不當一回事。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