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院旁挨3槍 男雙腿中彈 殺手無視博愛特區崗哨密布 太囂張 【突發中心、何哲欣╱台北報導】

立法院旁也開槍,太囂張!北市一名公關公司負責人,昨午突遭槍手從背後伏擊連開三槍,導致雙腿中彈送醫,幸無生命危險,警方研判槍手警告意味濃厚,正朝利益糾紛追查,但最令人心驚的是,槍手逞兇後,背著槍袋跑進捷運善導寺站內逃逸,至少與上百名旅客擦身而過。而槍擊地點在博愛特區內、距立法院僅短短五十公尺,民眾痛罵:「連立法院外都發生槍擊,還有哪裡是安全的啊?」

昨是立法院臨時會第一天,槍擊案震驚朝野,藍委呂學樟罵:「歹徒在警政署附近開槍,真是膽大包天,要求警政署盡速破案!」

傷者當場倒地哀號

綠委陳其邁也說:「鎮江街是閣員到立法院備詢的必經道路,若歹徒在此伏擊,閣員都要準備被斬首了,可見治安有多敗壞。」立院則在槍擊案後,責成駐衛警加強立院各會館的安全警衛。

警方調查,遭槍擊男子李世仁(五十七歲)是中國公關顧問有限公司負責人,外傳他曾任前立委江玲君與現任藍委王進士助理,但兩人都否認曾僱用李世仁,江僅說認識李,但不熟。昨下午一時許,李世仁步行欲至立院旁的廣隆大廈七樓辦公室,不料才剛踏入一樓大門,即遭歹徒從背後連開三槍,擊中左大腿、左小腿及右大腿,當場倒地哀號,槍手則趁隙逃逸,李男送醫手術後無大礙,面對警訊則不願多說。

兇手鑽捷運站逃逸

警方調閱監視器畫面發現,槍手身高約一百七十公分、體形瘦高,戴黑色鴨舌帽、口罩,一襲黑衣打扮,單肩背小包包藏有制式槍枝,昨上午八時許他就在犯案現場旁的巷弄徘徊近五個小時,下午近一時許見李男現身,朝被害人開三槍後,一路從鎮江街一巷跑往忠孝東路,從善導寺站二號出口鑽入捷運,再由六號出口跑出攔計程車逃逸。

由於槍擊地點僅距立法院、警政署一條街道,立法院內布有九個崗哨、十名警力,轄區派出所更是每兩小時就有兩名警員巡邏立院旁的金融機構,及每小時派出兩名警員繞行立院一圈,警並掌握槍手現身時有另名男子在場,不排除是同夥協助指認被害人,此外李男去年九月曾捲入內湖區LED上櫃公司經營權糾紛,警也列入調查重點。

「治安機關要檢討」

銘傳大學社會與安全管理學系系主任張平吾昨痛罵:「竟有人膽敢光天化日開槍,治安機關要檢討!」他還批評,「從二○○五年到去年間,警方刑案統計從五十五萬件降至三十三萬件,但被害人卻從二十萬增加至二十六萬多人,這不是很弔詭嗎?」認為相關單位未找到治本方法。

【大壯小聲說】

1.一聽到「開槍」,大家通常都會聯想到殺人,但其實「開槍」只是一個很中性的動作,就像「丟球」一樣。所以要認定一個行為究竟該成立何種罪名,一定要從行為人的客觀行為和主觀意志結合來看。

2.在本件報導中,槍手應該只是瞄準李姓男子的雙腿開槍,並未瞄準要害如心臟或頭腦等處開槍。從這樣的客觀行為來推測槍手主觀上應該並無「殺人故意」,又李姓男子目前並未有大礙或生命危險,所以該槍手主觀上應該是出於「傷害故意」且只造成「傷害結果」,因此應成立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且該罪依刑法第287條為告訴乃論之罪。必須受害的李姓男子或其配偶合法提出告訴,該槍手才會受到刑法上的追訴。

3.至於民事上,李姓男子應可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向槍手請求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依通常情況,李姓男子可向槍手請求賠償醫療費用和精神慰撫金等項目。

4.話說回來,在認定刑事犯罪上,行為人的主觀意志是非常難判斷的,因為行為人腦袋想什麼只有行為人最清楚,其他人只能從相關事證去推測而已。在刑法實務上有過一個笑話(?)就是A砍了B十幾刀,甲法官認為A只是「傷害故意」,因為如果要致人於死,怎會砍了十幾刀還不死?但後來上訴到乙法官那,乙法官認為A是「殺人故意」,因為如非要致人於死,怎會砍了十幾刀?大家覺得A是傷害故意還是殺人故意?這個差別很大唷!傷害罪和殺人未遂罪的刑度是天差地遠呀!

5.所以有時光是認定事實就要耗去許多時間,特別是對於行為人的主觀意志的認定真的很難,這也是我們身為人的極限。

6.附帶一提,在報導中有立委說居然在立法院附近發生槍擊案,可見治安多敗壞。可是筆者怎覺得讓社會治安會不斷惡化,好像立委們也居功厥偉耶!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