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昨日發表的【廣大興28號喋血案】一文,因為筆者一時思慮不周,在關於追究民事責任之論述出現嚴重的錯誤。

2.雖然開槍造成洪石成死亡的菲律賓海巡隊員在台灣應無住居所,但依民事訴訟法第15條第1項規定「因侵權行為涉訟者,得由行為地之法院管轄。」再依最高法院五十六年度臺抗字第369號民事判例意旨,該條文之「行為地」包括「結果地」在內。因洪石成死亡的處所係在廣大興28號船上,該船屬我國屏東琉球籍漁船,故屬我國領域,因此依前開法條和判例意旨,如洪石成家屬欲主張侵權行為的民事請求權,我國法院是有審判權的。

3.如洪石成家屬在台灣法院起訴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但因開槍的菲律賓海巡隊員應該不會來台灣開庭,也可能不會委託台灣律師出庭,所以可能會民事訴訟法第280條第3項出現「視為自認」情形,然後依民事訴訟法第385條第1項原告洪石成家屬可以聲請一造辯論判決,如此極有可能由原告洪石成家屬獲得勝訴判決。

4.但就算勝訴,因為開槍的菲律賓海巡隊員在台灣應無財產,所以還是要拿該勝訴判決去菲律賓法院聲請承認後成為執行名義。但菲律賓應該也有和我國相似之規定,也就是在這種一造辯論判決的情形,應該是不會予以承認。所以洪石成家屬還是應該在菲律賓直接提起民事訴訟會較有實益。

5.真的很抱歉,筆者很害怕一時疏忽讓大家誤解。而且筆者為何會在昨晚想到寫錯了,是因為筆者昨晚某時腦海中突然浮現邱聯恭教授的身影,邱聯恭教授對我說要扣我民事訴訟法成績,筆者才突然一驚察覺錯誤。今日一進辦公室趕緊更正,請大家見諒。筆者也藉此短文感謝邱聯恭教授當年的教導,筆者一定會堅持「鋼的意志力」繼續前進的。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