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嘿咻婦 「借車趕掃墓」 摩鐵偷情變偷車 誤會一場

已婚的「阿滿」日前開賓士車載「小劉」到中市太平路的摩鐵偷情。【朱俊彥╱台中報導】

台中市一名已婚婦人上周連假時開老公的賓士車載剛認識不久的男子「小劉」到摩鐵一夜春宵後睡著,醒來發現小劉將車開走,懷疑對方「偷情又偷車」,連忙報案。警方調查發現,小劉留了字條借車,是場烏龍竊案,沒想到卻意外讓姊弟戀婚外情曝光。
警方表示,偷情婦人「阿滿」雖年過四十,留一頭俏麗捲髮,身材苗條,打扮入時;「小劉」約三十歲,未婚,一臉稚氣,穿著像大學生。上周五凌晨「阿滿」開著老公的賓士車,載小劉到台中市太平路一家汽車旅館偷情,近中午阿滿醒來發現小劉不見人影,驚覺他可能偷車,衝下樓察看發現小劉正開走車子,隨即報案。

紙條留言「借用一下」

警方獲報後約半小時後攔下小劉,他起初說:「車子是借來的。」否認偷車,警方追問下才說出實情。小劉說,因趕著陪家人掃墓,不忍叫醒熟睡的阿滿,才留下寫著:「我有急事,先借妳的車用一下,晚點會再回來找妳。」和手機號碼的紙條後駕車離開,沒想到被當成偷車賊。

警方在摩鐵的化妝檯上發現紙條,阿滿則表示剛睡醒沒回神,一時沒看到紙條,才誤以為車子被偷,並稱與小劉剛認識不久,不知道聯絡電話,情急之下報警。

婦求「別讓家人知道」

警方調查後認為婦人雖報案稱車子被偷,但小劉有留紙條告知,無犯罪意圖,訊後讓兩人離開,兩人出了派出所就分道揚鑣,婦人離開警局時一再拜託警方:「千萬不能讓我家人知道。」

律師林瓊嘉表示,該名男子留下紙條表明借用並歸還車子,女方也認為是誤會,沒有《刑法》三百二十條「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或不動產」的犯罪要件,不構成竊盜罪。

【大壯小聲說】

1.先問一下「小王」一詞到底是怎麼來的?難道是「小三」多一根所以叫「小王」嗎?

2.婦人「阿滿」與配偶以外之人發生性關係,應成立刑法第239條前段的通姦罪;「小王」小劉(到底該叫小王還是小劉呀?)則應成立刑法第239條後段的相姦罪。通姦罪或相姦罪此類型的犯罪在刑法理論上稱為「必要共同正犯」,也就是要構成此類犯罪一定要有兩人以上,且其間均存在犯意聯絡和行為分擔而互為共同正犯。

3.刑法所稱的「通姦」一定是性器官接合的性交行為,並不包括口交、肛交或其他身體部位插入或接合(例如用手指頭插入陰道),所以在實務上要證明確有通姦行為的難度甚高,大家應該知道為什麼吧!

4.但通姦罪和相姦罪均屬告訴乃論之罪,也就是告訴權人(也就是通姦者之配偶)可以撤回告訴讓通姦者或相姦者不受法律追訴。但重點來了!根據刑事訴訟法第239條本文規定告訴乃論之罪的告訴權人如對共同正犯之一撤回告訴,撤回的效力及於其他共同正犯,例如A和B共同傷害C,後來C決定撤回對A的傷害告訴,依法律也等同C撤回對B所提的傷害告訴。通姦罪或相姦罪雖然也是告訴乃論之罪,但依刑事訴訟法第239條但書規定,對犯通姦罪之配偶撤回告訴,其撤回效力不及於相姦者,因此實務上常見配偶多半會撤回對通姦之配偶的告訴,而對「小三」或「小王」追殺到底。

5.至於「小王」留紙條表示借車,確實可以作為欠缺「所有意圖」的佐證,但不是留紙條後就可以自由拿走他人物品,因為不可一概而論!如果「小王」留下紙條後開走賓士車,就一路開到墾丁參加春天吶喊,然後又開去台東太麻里看金針花,再去花蓮看鯨魚,又去宜蘭礁溪泡溫泉,還去基隆廟口吃營養三明治,終於在十幾天把賓士車開回摩鐵放著就離去,難道這樣還會認為「小王」欠缺「所有意圖」嗎?總之法律的判斷是非常細微地,不可一概而論。

6.此外,警方雖然認為「小王」無犯罪意圖而讓兩人離開,但檢察官才是偵查主體,所以警方還是會將此案移送給地檢署,由檢察官就有無涉及犯罪作法律上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