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 雙向都綠燈 孝子輾爆頭 【潘姵如、李銘宏、許麗珍╱連線報導】

交通號誌故障奪孝子命!北市一名半工半讀的男大生,昨凌晨與同學相約中秋夜烤,騎車行經長安西路、承德路口見綠燈直行,未料交通號誌故障,南北向的承德路也是綠燈,男大生遭南北向的統聯客運擦撞摔車倒地輾爆頭慘死。警方說,從未看過路口四方都是綠燈的離譜狀況,直嘆:「死得有夠冤枉,這下子國賠有得賠了。」

警調查,枉死的黃立為(二十五歲)讀台北海洋技術學院輪機工程系三年級,在家中排行老大,其弟妹分別讀高中、國小,他為減輕家計,不僅申請助學貸款,還在飲料店打工,昨凌晨他揪三名同學到華中橋下烤肉,騎車經長安西路由東往西,與承德路上南北向由吳志豪(三十歲)駕駛的統聯客運擦撞,慘遭客運左後輪輾爆頭喪命,其同學彭健智左額頭受傷送醫。

撞上客運摔進輪內

目擊者指出,當時黃男與彭男各騎一輛機車,見長安西路綠燈加速穿越,承德路上的統聯巴士卻直行未停,兩騎士緊急煞車仍擦撞統聯左側摔車,黃男遭客運左後輪輾爆頭慘死,彭男則血流滿面送醫;肇事吳男供稱,他當時空車欲返回轉運站休息,見承德路路口號誌顯示為紅燈與直行箭頭綠燈同亮,未料直行卻發生意外。

為實習吃泡麵度日

警方調閱統聯客運行車記錄器與路口監視器畫面,證實承德路上當時顯示紅燈與直行箭頭綠燈同亮,而長安西路口也是雙向綠燈,顯示當時整個路口號誌都是故障狀態,訊後已將吳男依業務過失致死移送,警方說,此案應是台北市首起因交通號誌都是綠燈釀禍的冤死案。

黃母接獲噩耗到場,見兒子慘狀當場放聲痛哭。黃母說,兒子半工半讀,手機壞了也捨不得換,日前北上看兒子,發現兒子屋內都是泡麵,追問得知實習要穿西裝,兒子為存錢買西裝,竟連吃好幾個月泡麵,沒想到貼心的兒子竟無辜枉死。

北市交通管制工程處處長陳學台昨回應,經查當時南北向的承德路是紅燈、直行綠燈同時亮燈,東西向的長安西路也是綠燈,屬於號誌異常,初步判斷此路口去年曾發生坍陷,可能地下管線因此漏電,才會出現路口雙向號誌同時是綠燈的異常狀況。

陳學台說,昨車禍發生後,已派人架空號誌管線、重拉線路修復完畢,三天內會巡查全市號誌是否有類似問題並立即改善,將追究此路口維修人員何時巡查、是否落實維修等,釐清責任歸屬後,再決定如何懲處。

罵「市府螺絲鬆了」

台北市議員莊瑞雄批評,因號誌失常沒維修,致用路人無法判斷而出車禍,市府應要負起國家賠償責任,他痛批:「出了這種人命,市政府不只是螺絲鬆了,根本就是少了根筋。」

【大壯小聲說】

1.先願黃立為R.I.P.。

2.再來回到本件報導事件,統聯客運吳姓司機造成一人死亡和一人受傷的情形,是否會成立刑法第276條第2項業務過失致死罪和第284條第2項過失傷害罪的關鍵就在於吳姓司機是否有「過失」?

3.關於此點可以分主觀和客觀兩方面來看。先從客觀面來看,吳姓司機駕駛客運大客車沿承德路走,看到前方號誌是綠燈才繼續前行,但因為實際有肇事,所以在客觀上就是有「過失行為」。但吳姓司機根本不知道前方路口號誌全壞,出現全部綠燈的情形,所以在主觀上並無法預見當其依綠燈駕車直行時,會有其他車輛從左右出現,因此既然對撞擊左右來車無預見可能性,自然在主觀上是欠缺「過失」,故不應成立前述業務過失致死或業務過失傷害等犯罪。

4.當然關於吳姓司機的刑事責任也可以從「容許信賴」的角度來探討,根據社會經驗,大家都會信賴其他人會依循交通號誌行進,而在路口也不會出現四方均為綠燈的情形。所以當吳姓司機看到前方綠燈駕車直行時,他主觀上也是信賴綠燈號誌的意義,雖然結果卻發生車禍,我們是要認為吳姓司機主觀上具容許信賴,因此可以阻卻違法,因此亦不成立前述業務過失致死或業務過失傷害等犯罪。

5.究竟要從主觀構成要件的「過失」或違法性的「容許信賴」來認定吳姓司機不涉及刑事責任,就見仁見智了。

6.而且依此報導中的情形,吳姓司機在主觀上既然很難認定有過失,應該也不成立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的過失侵權行為責任。

7.但很可能必須負其責任的是台北市政府!國家賠償法第3條第1項規定「公有公共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致人民生命、身體或財產受損害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這種交通號誌出現路口全部是綠燈的情形,很明顯就是紅綠燈設置或管理有欠缺,主管該路口紅綠燈的台北市政府應該就是此事件所造成的損害之國家賠償責任義務機關。

8.如黃立為家屬、彭健智和統聯公司要對台北市政府請求國家賠償,必須注意國家賠償法第8條第1項所規定的請求權消滅時效為2年,除斥期間為5年,一定要儘速請求,方能確保權益。

9.紅綠燈雖然是小小的公共設施,但一出問題就可能造成用路大眾的不方便甚至嚴重傷害,各地方政府對所轄的各紅綠燈可不能掉以輕心呀!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