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電誤放水 淹死隧道工 2人困10小時逃出 痛罵草菅人命 【王文傑╱花蓮報導】

真扯,台電放水殺人!台電東部發電處員工傅彥誠前天帶領兩名外包工人進引水隧道查修光纖電纜,但控制室值班主任劉志強、水路股長蔡萬枝未確認隧道內仍有工人,就打開水閘門,萬噸溪水瞬間沖下,傅男被大水沖走溺斃;兩名工人則跳上隧道裡的平台受困十小時逃過一劫痛批:「台電根本草菅人命!人還沒離開隧道就放水。」劉、蔡兩人被依刑責五年以下的業務過失致死罪送辦。

警調查,花蓮龍溪水力發電廠前天停水施工,水路股、電器股兩組共八人同時進引水隧道內。負責清淤的水路股五人前天下午結束工作,帶班的水路股長蔡萬枝(五十六歲)出隧道後,就以無線電向控制室值班主任劉志強(五十五歲)回報全部施工人員已離開,劉男即開啟水閘門。

伸手想救眼見罹難

在隧道內作業的電器股傅彥誠(三十五歲)與外包工人張金鐘(五十歲)、簡俊松(四十二歲)閃避不及,傅男不幸被大水沖到下游七公里外,發現時已溺斃。張、簡兩人則爬坐隧道高台,逃過水劫。

張金鐘表示,前天下午一時三十分從引水隧道左側通道口進入查修光纖電纜,深入隧道約八百公尺找到故障電纜後,三人就折返往出口走,傅男走在前方兩百公尺處,此時原本在腳踝處(約十公分)的水位才十多秒就漲超過小腿(約五十多公分),且還持續上升,他與簡男見情況不對跳上隧道邊一公尺高的水泥平台,沒多久就看到穿青蛙裝的傅男、面朝下被大水沖下來,當時雖伸手想救人,但根本搆不著,只能眼睜睜看傅男罹難。

通報錯誤枉奪人命

值班主任劉志強向警方說,當時曾問帶班蔡萬枝:「有看到傅彥誠出來嗎?」因蔡不認識傅男,工人也沒聽清楚隨口回說:「都出來了!」因未再加查證,就將水閘門打開,直到天黑在外等候傅男的外包商司機發覺不對勁,聯絡台電人員,控制室趕緊關水閘門,受困十小時的張、簡二人才摸黑爬出。

認人為疏失允賠償

傅男母親昨從桃園趕抵花蓮奔喪時說:「請檢警查明真相,還家屬一個公道。」台電東部發電廠廠長林豐生昨坦承「該案明顯有人為疏失!」近日會先送兩百萬元慰問金給死者家屬。勞委會北區勞動檢查所昨也派員到場會勘,若確認屬工安意外將依法勒令停工。

【大壯小聲說】

1.台電控制室值班主任劉志強和水路股長蔡萬枝涉嫌刑法第276條第2項業務過失致死罪應無疑問,但最後是否會成罪,就必須視劉蔡兩人主觀上有無過失而定。如果劉蔡兩人是確信其他同仁所告知「引水隧道已無人在內」才開水閘門,那在主觀上是否有「預見可能性」就很有疑義,如果對有人尚在引水隧道內根本欠缺「預見可能性」,那劉、蔡兩人在主觀上應無過失可言。

2.不過還是要看一下台電本身有無相關作業程序或規範,因為劉、蔡兩人主觀上有無過失之判斷,也會受到是否有遵守相關作業程序或規範的影響。

3.劉、蔡兩人除了涉嫌刑法過失致死罪嫌外,在民事上也可能成立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的過失侵權責任,要對死者傅男之繼承人負損害賠償責任。要注意的是根據民法第188條第1項規定「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因此台電公司有可能要依該條規定和劉、蔡兩人連帶負民事上損害賠償責任。

4.此外,因為傅男是在勞動處所遇害,依據勞工安全衛生法第5條規定,雇主必須在勞工工作之處所設置符合標準之必要安全衛生設備並規劃保護勞工健康及安全設備。如果雇主未盡該條義務,而導致勞工在工作處所死亡,那雇主依勞工安全衛生法第31條第1項最重可處3年有期徒刑;雇主如是法人,依同條第2項規定,其負責人不但也要被處罰(就是最重有可能被判3年有期徒刑),連法人也要被科處罰金。所以在本件報導事件中,台電公司及其負責人有可能涉及前述勞工安全衛生法之刑責。

5.依國家賠償法第3條第1項規定「公有公共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致人民生命、身體或財產受損害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台電是國營企業,其水閘門和引水隧道可能是屬具公用性質之「公有公共設施」,那劉、蔡兩人未確認引水隧道內有無人就打開水閘門,即有可能屬於管理有欠缺之情形,而主管台電的經濟部屬於國家機關,因此國家本身有可能就要對傅男之繼承人負賠償責任。

6.筆者認為國內普遍欠缺「安全規範程序」之觀念,何謂安全規範程序,就像是當兵時拿到槍一定會進行清槍程序,而清槍程序就一定會照著「清槍開始;清槍蹲下;拉拉柄;將槍機固定在後;關保險;將槍斜舉左胸前,檢察藥室內有無子彈;『無』;送上槍機;開保險,擊發;拉拉柄兩次;擊發;再擊發;蓋上防塵蓋;起立。」這樣的口令程序進行,這樣聽起來或許很呆,但確實能有效降低槍枝誤擊的意外發生。有時呆一點,才會安全一點。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