襲胸同事辣妻 色警賠30萬 【黃哲民、黃楷棟╱新北報導】

新北市警局菜鳥劣警蔡柏威,去年假裝要確認同事的孕妻「真的有懷孕嗎?」兩分鐘內抓捏女方胸部兩次,致女方用刀片自刎受傷揭發此事。蔡男雖堅稱「不小心」碰觸,但蔡父代子賠償三十萬元求情,女方心軟不告蔡男性騷擾,新北地檢署昨將蔡男不起訴。

女羞憤刀片自刎

從警約一年半的蔡男(二十三歲),案發後已被調職,他昨說,這次讓他有所警惕,以後會小心,不會再讓人感覺不舒服。
據悉被害人(二十六歲)婚前兼差當模特兒,擁有34D好身材,去年十二月,蔡男約被害人到泡沫紅茶店討論投資事宜,女方找公司一位女主管作陪,蔡男趁女主管暫離突湊近女方,撥開她的西裝外套,一邊問:「妳真的有懷孕嗎?」一邊用右手抓捏她胸部。

被害人嚇到閃躲,蔡男佯裝把玩手機,不到兩分鐘,又伸鹹豬手抓捏女方胸部,更調戲說:「妳胸部到底有多大?」、「要不要去打砲?」等語。被害人難忍羞憤,幾天後不顧已有約五個月身孕,用刀片自刎受傷,家人及時救回並問出實情。

已道歉獲不起訴

蔡男被依強制猥褻罪送辦,堅稱「不小心」掃到女方胸部一次,但檢方依監視器畫面逼問,蔡男才鬆口說:「因為很好奇,跟她開玩笑」。

檢方指蔡男對女方做出偷襲式、短暫性不當觸摸,僅涉犯性騷擾罪,而非強制猥褻,由於性騷擾為告訴乃論,但被害人顧及蔡男已當面道歉,表示不願追究,檢方故不起訴。

【大壯小聲說】

1.參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第407號及第617號解釋,可認猥褻行為係指性交以外和性有關的行為,且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其內容可與性器官、性行為及性文化之描繪與論述聯結,並須足以引起普通一般人羞恥或厭惡感而侵害性的道德感情,有礙於社會風化。說了半天,我們還是無法立即認定何種行為屬於猥褻行為,因為猥褻是屬於不確定法律概念,必須在具體個案中去認定,無法一概而論。

2.而性騷擾行為依照性騷擾防治法第2條的定義,係指性侵害犯罪以外,對他人實施違反其意願而與性或性別有關之行為,且有下列情形之一者:

一、以該他人順服或拒絕該行為,作為其獲得、喪失或減損與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有關權益之條件。

二、以展示或播送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其他物品之方式,或以歧視、侮辱之言行,或以他法,而有損害他人人格尊嚴,或造成使人心生畏怖、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或不當影響其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或正常生活之進行。

簡單說,除了刑法處罰的性交或猥褻行為外,只要違反他人意願,讓他人感到不愉快的有性意涵的行為都可以算是性騷擾。

3.依報導所載,該名員警並未對該名少婦使用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足以壓制對方自我決定意志而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是趁該少婦不備之時,伸手碰觸少婦的胸部,且該少婦已年滿16歲,因此該員警的行為並非刑法要處罰的強制猥褻行為或準強制猥褻行為。

4.該員警之行為應屬想要對少婦為性騷擾,乘少婦不及抗拒而為觸摸其胸部之行為,故屬於性騷擾行為,而構成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之犯罪。

5.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之罪屬於告訴乃論之罪,也就是以告訴權人合法提出告訴為追訴條件,因為該少婦後來撤回告訴,因此承辦檢察官才會以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5款為由對該員警為不起訴處分。

6.附帶一提,社會俗稱的公訴罪其實是錯誤的名詞,因為公訴指的是檢察官起訴進入法院審理的程序,和被害人直接向法院提起的自訴程序是相對的。俗稱的公訴罪應該稱為非告訴乃論之罪,也就是不論告訴權人有無合法提出告訴,檢察官都必須展開追訴犯罪的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