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死前抓藤條 求別打 爸媽狂鞭2小時 酷刑凌虐 【許淑惠╱台中報導】

簡姓夫婦為了管教有偷竊習慣的十一歲獨子,今年一月持藤條輪流抽打兒子兩小時致死,簡母日前開庭時數度痛哭失聲喊冤:「我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我只要他堂堂正正做人,我錯了嗎?」但合議庭昨在判決書引用「孟母三遷」的故事,指孟母的教養方式才對孩子最有利,且符合比例原則,簡姓夫婦以愛之名,卻用幾近刑求凌虐方式管教兒子,實在不符合《刑法》「情可憫恕」的減刑規定。

事發後,簡父(四十歲)、簡母(三十八歲)被收押至今,兩人昨當庭聽到被依最輕可判七年以上的傷害致死罪,各判七年四月,並未減刑,表情有些錯愕,隨即還押,兩人全程沒有對話。

認兒隱瞞已偷20萬

法院調查,在通訊行分別擔任技術員、業務員的簡父、簡母,帶著獨子與兄、弟、妹同住四層樓透天厝,因認為兒子有偷竊習慣,會偷公司、親友的錢,讓他們很困擾。

去年十二月,夫妻倆懷疑兒子累計已偷二十萬元,要兒子寫下自白書,說清楚偷了多少錢?花到哪裡去?因兒子寫下共偷十一萬元,與他們認定的數目不符,簡母還請校方協助了解兒子竊盜行為與藏錢處。

今年一月十八日,簡姓夫婦在兒子放學回家後,再次逼問到底偷了多少錢?因兒子只寫偷了一千五百元,兩人認為有隱瞞,為讓兒子認錯悔改,晚上八時許,簡母命兒子脫光衣物,與丈夫各拿長一公尺、直徑約一公分的藤條輪流抽打兒子。

因逼問不出結果,兩人讓兒子先穿上衣服,簡母再拷問,逼兒子半蹲並抽打,兒子不堪疼痛抓住藤條央求:「不要再打了!」但夫妻倆仍毒打約二小時,打到沒力才罷手。

任兒躺地板至斷氣

隔天凌晨兒子走到一樓,躺在廁所地板,簡父下樓發現也不聞問,至凌晨五時許,他發覺兒子手腳冰冷,才抱回房間休息,直至下午五、六時發覺兒子不對勁送醫,但兒子已因遭毒打致食物逆流至口咽處窒息死亡。

學校老師說簡童曾落淚說:「有偷五百、一千、二千,但忘了偷多少,真的都花光了,沒有藏起來。」他相信孩子,但家長不相信。

簡姓夫婦開庭時曾激動痛哭,簡母哭著說:「我一直在學習如何教育孩子,怕他被阿公、阿嬤寵壞,我養了他十一年,連最後一面都沒看見他、沒為他送終,只剩下一堆白骨。」

引孟母三遷談教養

對此合議庭昨說:「我們相信父母對孩子的愛,但以愛之名的不當管教,讓人無法同情。」孩子身上有十一處大面積皮下出血、挫傷,渾身是傷躺在廁所,父母有多次機會可挽回,「很難想像怎會失控到如此程度?」

合議庭並引用漢朝學者趙岐所著《孟子題詞》內提及,「孟子生有淑質,夙喪其父,幼被慈母三遷之教」,表示孟母的教養方式,才是對孩子最有利、也符合比例原則,至於簡姓夫婦恐會悔恨終身,不是減刑考量。

認衝動釀錯未加重

合議庭指出,簡童被打得體無完膚,死前定受有極度痛苦,本應重判,但考量簡姓夫婦坦承犯行,孩子先前也未曾遭不當體罰,認定夫婦倆是一時衝動釀成悲劇,故未再以對兒童傷害加重二分之一刑度判刑。

簡母律師說,原預期法官會用《刑法》第五十九條減刑,兩人應會上訴。律師表示,簡姓夫婦都學佛,個性善良,發現孩子長期偷竊,一再溝通都無法解決,愛之深責之切,才會愈打愈重。

律師林志忠說,《刑法》第五十九條可用於犯罪情況足以引起一般人同情,如家暴妻憤殺夫,針對此案,他說:「孩子這麼小,父母下手這麼重,一般人會同情父母的管教方式嗎?」

【大壯小聲說】

1.這對父母管教方式確實太激烈了!用藤條抽打小孩兩個小時,這根本是凌虐不是管教。法院認為這對父母用藤條抽打小孩時具有傷害故意,但對會產生小孩死亡結果並無預見可能性,而最後小孩卻因被傷害死亡,所以這對父母均應成立刑法第277條第2項前段的傷害致死罪。

2.傷害致死罪是一種「加重結果犯」的犯罪類型,加重結果犯是指最後發生的利益侵害結果超過原先行為人主觀所預期利益侵害結果。例如在本件中,這對父母用藤條抽打小孩在主觀上均應可預期小孩的皮肉會受傷,所以這對父母在主觀上已經預期他(她)們的行為會造成小孩身體健康受侵害的結果,但最後結果是小孩死亡,這實際上所發生的利益侵害結果超過這對父母原先的預期,所以真實結果較原先預期有加重,因此才稱為「加重結果犯」。簡言之,加重結果犯是一種主觀上是「故意+過失」的犯罪類型。

3.刑法第277條第2項傷害致死罪的最輕刑度是7年有期徒刑,法院認為這對父母成軍成立傷害致死最並均判處7年4月有期徒刑,以備認定成立本罪來說,刑度並不算特別重。
4.這對父母或許原本預期法院會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即「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減輕這對父母的刑度。所謂減輕刑度是說原本傷害致死最最輕刑度是7年有期徒刑,那如適用第59條減輕,最輕刑度就變成3年6月有期徒刑。不過要適用刑法第59條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一定要有「情堪憫恕」的情形,也就是要行為人雖然犯了錯,但如果依原先法定刑規定,判處最低刑度,會引起社會普遍同情。

5.例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1項規定「製造、運輸、販賣第一級毒品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也就是假設A賣了一小包第一級毒品海洛因給B,那依該規定,A至少會被判無期徒刑!賣1包海洛因就要被判無期徒刑,這真的是讓人太同情了!所以我國實務上幾乎在這種情形都會援用刑法第59條減刑。

6.報導中還提到法官在判決書中引「孟母三遷」來說教,筆者認為近年來有些法官喜歡在判決中「掉書袋」,這真不是好現象。判決書應該只要把「認事用法」說明清楚就好,引用一堆古文,甚至連「宋朝公使錢」都出來了,這是在幹嘛?況且既然要講孟母三遷,只能說以前孟母可以搬來搬去,但以今天台灣尤其是台北都會區房價來看,要大家怎麼一看環境對小孩不好就搬家?

7.總之,看到這篇報導很讓人鼻酸,一個小孩還沒長大人生就結束了,永遠停在11歲。筆者在擔任檢察官時,曾在公訴蒞庭時處理過一件3歲多小男孩被母親新男友管教後致死的案件,當時看著卷宗內小男孩遺體的照片,身上佈滿傷痕,心裡只想願這小男孩能好好地走,來世能投胎到一個愛他(她)的家庭。筆者常想,自己小時候大概也很皮,因為調皮本來就幾乎是每個人成長必經的過程,身為家長乃至社會的成年人們就多包容一下小孩子吧!畢竟大家都是這樣長大的!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