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帥哥挨揍 嘆:台妹兇 女不甘僅一夜情 當街癡纏 動粗被訴 【許淑惠╱台中報導】

中市女子呂怡靜(已改姓陳)今年初在夜店認識瑞典籍帥哥Robin,兩人發生一夜情後,Robin想結束關係,呂女卻不願放手,不但在大街對Robin拳打腳踢,還砸毀Robin黃姓友人店內磅秤,並揚言找人放火燒黃男的店,台中地檢署昨依侵入住宅、恐嚇、毀損等罪將她起訴。

目前在逢甲大學學中文的Robin,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長相俊秀,台籍朋友都說他長相像美國偶像小賈斯汀,校方昨表示,Robin不願受訪。呂女身高一百六十六公分,留長髮、身材略胖,很會打扮,她辯稱「情緒失控才兇了點,願意賠錢和解。」
黃男曾向《蘋果》表示,Robin(二十二歲)在路上常有女生主動搭訕,且曾說:「你們台灣女生看到白人帥哥都會投懷送抱。」還告訴警方:「台灣什麼都好,就是女孩子有點兇!」

拿磅秤砸男頭

檢警調查,今年初Robin到中市夜店18TC消費,呂女主動上前攀談,當晚就到Robin住處過夜。

起訴指出,今年三月十二日晚上,呂女約Robin到黃男工作室取回先前留在Robin住處的手機,碰面時卻雙手叉腰質問:「為何避不見面?」Robin表明不願再往來,竟遭呂女連甩好幾個耳光,並追打、猛踹小腿,黃男上前制止並站門口禁止呂女進入,呂女卻硬闖工作室,怒罵黃男多管閒事,甚至拿起屋內磅秤往黃男頭部砸去。

傳訊恐嚇放火

黃男報警,呂女破口大罵五分鐘才離去,深夜再傳LINE留言給Robin「Tell to ur urgly(應為your ugly)guy i will tell someone Set fire to his shops」,意即「告訴你那個醜傢伙,我會叫人到他工作室放火」,Robin立刻轉告黃男報案。
檢方認定呂女犯恐嚇、毀損及侵入住居罪,若罪名成立,最重可各判刑一至二年。

【大壯小聲說】

1.這位台灣女孩(?)呂小姐也真是猛啊!呂小姐甩瑞典男耳光並追打猛踹小腿的行為,應屬一行為下的諸多傷害動作,所以只成立一個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依刑法第287條規定,傷害罪屬告訴乃論之罪。

2.呂小姐在黃男制止其進入工作室後強行進入,這應成立刑法第306條侵入住居罪,依刑法第308條規定,侵入住居罪亦為告訴乃論之罪。而呂小姐拿起磅秤砸向黃姓男子,應該有造成黃姓男子受傷,所以呂小姐又多一條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該罪亦屬告訴乃論之罪,已如前述。當然磅秤砸人也會減損磅秤之功能,所以呂小姐也成立刑法第354條毀損罪,毀損罪亦屬告訴乃論之罪。呂小姐用磅秤砸黃姓男子,是一行為成立一個傷害罪和毀損罪,屬想像競合,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從刑期較重的毀損罪論處。

3.而呂小姐用Line傳訊息給瑞典男,要瑞典男轉告黃姓男子,會找人去他店裡放火,這已是以加害生命、身體或財產等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因成立刑法第305條恐嚇罪。但此處有一個問題,因為呂小姐是傳訊係給瑞典男,要瑞典男轉告黃姓男子,如果瑞典男沒有將上開內容轉告黃姓男子,那呂小姐就是沒有將此「惡害通知」傳達給黃姓男子,此應屬「恐嚇未遂」行為,然刑法並不處罰「恐嚇未遂」的行為,如此,此部分即不成罪。不過瑞典男既然已經有轉告黃姓男子這訊息內容,所以呂小姐為恐嚇既遂應無疑義。要注意的是,刑法第305條恐嚇罪屬非告訴乃論之罪,不管黃姓男子有無合法提出告訴,檢察官均要發動偵查。

4.雖然呂小姐已經被起訴,但所涉之傷害罪、毀損罪或侵入住居罪均屬告訴乃論之罪,在依刑事訴訟法第238條規定在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告訴人均可撤回告訴,所以呂小姐還是可以和瑞典男和黃姓男子談和解,如談成,只要瑞典男和黃姓男子在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撤回傷害、毀損和侵入住居等罪之告訴,就這些涉罪部分,法院就會因告訴人撤回告訴而為不受理判決。

5.但因為恐嚇罪是非告訴乃論之罪,即使後來呂小姐和黃姓男子達成和解,黃姓男子也表示願意原諒呂小姐,呂小姐還是可能判決有罪,至多可以受緩刑宣告而已。

6.至於呂小姐之行為應對瑞典男和黃姓男子負民事上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責任,自不待言。

7.還是要問一句,瑞典男說「你們台灣女生看到白人帥哥都會投懷送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瑞典男你可不能bj4喔!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