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世銘5度批:最大關說醜聞

立法院長王金平涉為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關說案,王極可能在明天被國民黨撤銷黨籍,喪失立院院長大位。這場風暴兩位關鍵人物─指控王金平關說的檢察總長黃世銘,以及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昨分別舉行記者會說明事件始末,並回應外界質疑。《蘋果》在今日A1、A2版翔實呈現黃、柯昨記者會內容,為歷史存真,為真相留紀錄。

特偵組指控立法院長王金平向法務部前部長曾勇夫關說案,檢察總長黃世銘昨親上火線說明,他在記者會說明和回答提問時,5度以「司法史上最大關說醜聞」形容此案。長達35分鐘的記者會上,黃世銘對各界質疑,列出8大點反駁。

以下是記者會紀要:

我上周五就想主持記者會,但同仁勸我不要,昨天因在野黨批評特偵組查獲有史以來最大的司法關說醜聞案,認為是違法違憲,思考後還是決定開記者會。我先綜合3天來外界的批評及質疑聲音,向大家報告。

法官許可合法監聽

第一點:有些政治人物質疑我們監聽柯委員(柯建銘)、國會議長(王金平)是違法濫權。我要特別強調,我國《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與其他國家相同,都要經法官核發監聽許可,這次查獲司法史上最大關說案,我們對柯委員監聽也是取得台北地院的監聽票,偵查案號是100年度特他字第61號,監聽票案號是102年聲監字527號(拿出通訊監察書),是不容狡辯,一切合法。
特偵組是採最小限度的監聽,只對柯委員,沒有國會議長,且因而查獲司法史上最大關說弊案,破案率高,根本沒有外界質疑監聽浮濫的問題。

抗議政治打手黑帽

第二點:有些人質疑我跟特偵組是政治打手。這個黑帽子我絕對強烈抗議,無法接受。我的特偵組檢察官6月底跟我報告此事,我假如擺著不辦,外界就會質疑放水、包庇甚至瀆職。政治打手應是辦藍不辦綠或辦綠不辦藍,但此案藍綠都有,應肯定我們辦案公正,不應扣上政治打手的黑帽子,是對個人嚴重污衊。

第三點:有些當事人質疑特偵組用刑事調查手段調查行政不法,也有濫權問題。一個違法行為很難從表面判斷是純粹行政不法或有刑事不法,須經調查才知,指責濫權是莫須有指控。

特偵組據6月28日、29日的譯文去查,完全合法,經2個月調查未發現有金錢對價,純粹是行政不法,所以停止刑事偵查,也沒有約談涉案的王院長、部長及檢察長及柯委員,絕沒濫權。

第四點:有人指責公布監聽譯文牴觸《通保法》。我要強調,特偵組是合法監聽取得資料,因屬行政不法,不是偵查祕密,沒有偵查不公開疑慮,才將內容公諸社會,沒違法問題。

第五點:對於外界質疑證據薄弱,當事人喊冤。關說跟貪污一樣,都在密室進行,只有關說者跟被關說者知道,要查證很難,但從犯罪類型來看,6月28日,曾部長答應王院長要處理此事,隔日曾部長跟王院長說OK,因內容對曾部長、對王院長都不利,這兩份譯文證據力相當強。

何況王院長不可能跟柯建銘開玩笑講這種話,且林檢察官(林秀濤)在特偵組時也承認陳檢察長(陳守煌)曾明白告訴她,有柯委員拜託,因案子不大、不嚴重,希望不上訴,也建議承辦檢察官不上訴,林檢察官回辦公室還跟同仁說:「真好,不用寫上訴書。」

據通聯紀錄顯示,6月28日王院長打電話給陳檢察長及曾部長,完全跟通話內容吻合,通聯紀錄也顯示,王院長、曾部長、柯建銘都出現在土城捷運永寧站1到2公里範圍,種種情況吻合。

絕對沒有私人恩怨

第六點:很遺憾曾部長、陳檢察長轉移焦點是因私人恩怨。我要強調絕對沒有,這跟一般政客被司法機關追訴,通常都拿政治迫害這種廉價理由來攻擊司法機關一樣,我非常遺憾。

第七點:有人提到我的權責照《法院組織法》及《法官法》,只能監督最高檢,不能查一、二審,但這是司法行政,犯罪調查不一樣,此案有國會議長、部長,已符合我的權責。

最後一點:9月6日未公布台高檢林檢察官的責任問題,我跟大家報告,一定會處理,她的涉案情節跟犯案態度良好,她在特偵組有承認,會從輕考量。

黃世銘談話八大重點

◎違法監聽?
全案僅監聽柯建銘1人,監聽票獲法官核准,一切合法也無浮濫。

◎淪為政治打手?
特偵組藍綠通辦,應受肯定。這個黑帽子是對個人嚴重污衊,不能接受。

◎濫權用偵查手段調查行政不法?
從表面無法判斷是刑事或行政不法,一定要調查後才能判斷,絕無濫權。

◎違法公布監聽譯文?
該案已從刑事不法轉成行政不法,公布譯文未違反偵查不公開。

◎關說證據薄弱?
柯建銘、王金平的監聽譯文,與相關人的通聯紀錄分析後,和案情及人物吻合,證明力相當強。

◎起因於私人恩怨?
辦案無私人恩怨,若有監聽曾勇夫、陳守煌才算私人恩怨。

◎檢察總長無權調查檢察長?
因被告有國會議長、部長,基於相牽連原則可一併偵辦。

◎未查辦檢察官林秀濤?
一定會處理。因林有坦承,會從輕考量。
資料來源:黃世銘記者會

「因上級涉案 才越級報告總統」
黃世銘昨回答記者提問摘要如下:

問:先前曾發生調查局前局長葉盛茂向扁洩密事件,你為何向馬總統報告關說案?
答:向總統報告不違反偵查不公開,且涉關說對象是我的上級法務部長,我不能向部長報告,本案涉及立法院長、部長,我應向總統報告,這是我唯一越級向總統報告個案,跟葉盛茂情況不一樣。

問:若特偵組認為柯建銘案應上訴,為何相關人無刑事責任?
答:枉法裁判罪實務上很難成立,若起訴(曾勇夫、陳守煌)後卻判無罪,恐坐實陳(守煌)檢察長說的「私人恩怨」。

問:你揭發關說案與人事調動有關嗎?
答:我向來尊重法務部長的人事權。

絕不中途換跑道
問:你自許要當「人民的總長」,下一步是否考慮當「人民的部長」?
答:任期還有7個月,絕不中途換跑道。

問:何時向總統報告關說案?
答:上上周六(8月31日)下班後在總統官邸談快1小時,總統非常震驚,雙眉緊鎖。

問:上周記者會時間誰決定的?
答:我決定的,我根本不知王院長出國。

問:要向全國檢察官說什麼?
答:內心很沉痛,此案對司法傷害至深且鉅,無以復加,到底要多少時間才能挽回人民對司法信賴,我沒答案。

問:你曾受到關說嗎?
答:已過去了,反正我堅持原則,不受長官影響。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大壯小聲說】

1.原本在想到底要不要寫「馬王事件」的新聞簡評,因為這議題牽涉的法律層面很廣,怕一時寫不清楚。而且筆者也怕愈寫愈氣,寫到後面形象會大壞。但一看到黃世銘的照片,不禁怒火中燒,不寫點什麼實在難以平息怒火。

2.黃世銘身為檢察總長,是檢察一體的頭頭,但這次所為完全失去檢察官應有分際以及該盡的職責。先不管監聽特偵組聲請柯建銘的手機是否合法,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18條規定「依本法監察通訊所得資料,不得提供與其他機關 (構) 、團體或個人。但符合第五條或第七條之監察目的或其他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特偵組監聽柯建銘手機聽到王金平打電話給柯建銘說「勇伯說沒問題,他會處理。」如果認為這是涉及刑事犯罪,就應該主動另行分案偵查,如果認為不涉及刑事犯罪,就應該依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17條第1項規定將監聽所得資料封緘保存一定期限後銷毀,而不是違反該法第18條規定,喜孜孜地跑去總統府找馬邦伯。簡單說,特偵組既然認為依監聽所得資料不涉及刑事犯罪,就收著就好了,不管是拿去總統府或送去監察院都是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18條的規定。

3.再依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19條規定洩露通訊監察所資料要負損害賠償責任,同法第27條更規定:「公務員或曾任公務員之人因職務知悉或持有依本法或其他法律之規定監察通訊所得應秘密之資料,而無故洩漏或交付之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筆者認為黃世銘已明顯涉及前項刑事犯罪,知悉此事的檢察官們都應該要主動進行偵查!

4.即使黃世銘開記者會拿出一張通訊監察書來說是合法監聽又如何?洩露合法監聽所得之資料,一樣是要負前述之各民、刑事責任。況且監聽柯建銘手機是否合法還不知道耶!通訊監察書上根本不會記載被監聽人的名或手機號碼,我們哪知道黃世銘是不是隨便拿一張通訊監察書來唬弄大家!

5.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1項規定「偵查,不公開之。」請大家注意唷,黃世銘說是因為偵辦高院法官貪污案因為發現另案所以聲請監聽柯建銘手機,所以表示還是有一部分案件仍在偵查中,特偵組現在把偵查所得的監聽資料大公開,這就是顯然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

6.檢察官職司犯罪偵查,根本不負責行政調查,黃世銘居然說因為是行政調查,所以沒有偵查不公開原則之適用。這樣的話不但是混淆檢察官的職掌,而且嚴重曲解偵查不公開原則的立法意旨,筆者可以直接說黃世銘已經不適任檢察總長之職。

7.而且特偵組目前公布的監聽譯文內容根本很空泛,王金平只要講一句「我只是安慰柯建銘,所以呼弄他一下讓他開心一點。」那這樣特偵組和黃世銘該如何認定王金平真的有去關說?黃世銘面對此質疑竟說因為關說多半是密室進行,所以特偵組是推論有關說!筆者真的要說我還大膽推論黃世銘根本就是覬覦法務部長職位,找到機會要趕走曾勇夫。「無罪推定原則」去哪裡了?關說的其他佐證何在?檢察官可以這樣當唷!這根本就是特務機關才會做的事!

8.不得不說馬邦伯這個人真的很陰險。早就從黃世銘那裡拿這些資料,還等王金平出國喝喜酒後才發動攻勢,而且關於違法監聽和濫用監聽資料等事完全不提,直接訴諸道德。筆者從馬邦伯當法務部長時起就看不起這個人,一路靠特權的人會有何真才實學?真的不知道689這些人到底腦中在想什麼?

9.馬邦伯在總統府召開記者會痛批王金平,這已經是違背憲政權力分立原則了!總統憑什麼管國會議長?是以為自己是皇帝唷?馬邦伯要以中國國民黨主席身分教訓黨員就去中央黨部開記者會,這樣的行徑就是以黨亂政!

10.全國民眾要看清楚呀!馬邦伯正一步一步要摧毀台灣的憲政體制,如果大家再不覺醒團結,黨國專政體制幽魂就要在台灣復活了!

11.總之,從憲法、刑事訴訟法以及通訊保障和監察法等來看,馬邦伯和黃世銘等人真的是違法亂紀,大家千萬不要掉以輕心,當年納粹黨在德國是如何興起掌權並走向獨裁專政,大家一定要有所警惕!

12.關說很不好,但要依法解決,用違法亂紀的方式搞鬥爭,是現代法治國家絕對無法接受的!附帶一提,建議王金平趕緊去讀讀民事訴訟法第538條定暫時狀態假處分的規定,這一條可是現在要保住立法院長寶座的關鍵唷!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