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女斷水電 逼阿公還屋 贈前媳仍暫住 協議無效判須搬離 【張欽╱台北報導】

八十歲老翁楊雲庭在八年前兒媳離婚時,把新北市鶯歌房屋送給媳婦,但協議讓他住到百年(指過世),未料,後來房子登記曾孫名下,去年孫女楊雨欣以兒子是屋主名義登門討屋不成,竟打官司要趕他出門。新北地院認為,楊雲庭與前媳約定屬無償借貸關係,因房屋已換新屋主,協議失效,判楊翁敗訴,須返還房屋。

楊翁感慨說:「法律根本在保護不孝子孫,孫女楊雨欣為趕我走,不僅斷水斷電找人換鎖,還叫我小心點。」但楊雨欣昨氣憤又難過地說:「阿公永遠是我的阿公,我們真的缺錢才找他協議賣屋,是爸爸不撫養自己父親,還要我打官司向阿公討屋並強制驅離,上一代恩怨讓我承擔,讓外界誤認我是不孝子孫,太不公平了。」

控被威脅「小心點」

這起孫女告阿公官司源於一九七七年,老翁楊雲庭在新北市鶯歌區買下目前住處的二樓透天房屋,隔年楊翁的長子楊景銘與媳婦吳紅如結婚,但兩人不合,於二○○五年離婚,楊翁與長子於是與媳婦協議,將房屋過戶送給媳婦,但要讓楊翁住到百年,雙方並在律師見證下簽下協議書。

楊雲庭原以為可以安心在該屋度過餘生,沒想到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起,孫女楊雨欣突然與男性友人林彥勝登門拜訪,向他表示缺錢需要賣屋。楊翁表示,為解決孫女困難,他同意賣屋,但協調孫女給他一百八十萬元生活費,未料幾天後,他就接到孫女的存證信函要求他搬離房屋,表示房子已登記在她未成年兒子名下。

楊雲庭還指控:「收到存證信函五天後,孫女與林男找人斷水斷電,鄰居同情我接水電還被施壓,於是向台電及水公司陳情後,過了兩天點蠟燭的原始生活,才復水復電回歸正常生活。」楊並說:「他們後來又找鎖匠換鎖,被我阻止沒得逞,但當場挑明奧步很多,要我小心點!」所以告孫女與林男恐嚇。

補貼金多寡喬不攏

楊雨欣則說:「母親離婚後照顧我和二個妹妹負債,只是想房子賣了還債補貼,與阿公溝通先給十萬元搬遷費,看房屋賣多少再補貼阿公三十至五十萬元,當初說好卻反悔要一百八十萬元。」楊雲庭則反駁,房價約五百萬元,當初協議一百八十萬元後沒下文,後來就被告。

新北地院審理認為,楊雲庭與前媳約定屬無償借貸關係,但房屋已屬曾孫名下,楊翁無權繼續主張與前媳的借貸關係,日前判楊翁要返還房屋,楊翁已上訴二審。

「無法約束新屋主」

律師陳宏雯表示,本案判決沒問題,楊翁與媳婦協議中除住到百年沒有其他約定,就算當時加註期間不得買賣、過戶或轉讓房子,也不能約束新屋主,除非簽約過戶時作設定抵押動作,並在協議中詳細說明,若媳婦違約過戶給新屋主,可請求損害賠償。

【大壯小聲說】

1.這位楊姓阿公一定很傷心,但筆者必須說從法律觀點來看,孫女楊雨欣的主張是有理的。

2.楊雨欣對阿公主張搬遷並返還房屋的請求權基礎是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所有人對於無權占有或侵奪其所有物者,得請求返還之。」和同條項中段「對於妨害其所有權者,得請求除去之。」

3.先來看要主張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規定的要件是「請求權人是所有權人」和「被請求權人屬於無權占有」。在本件報導中,房屋的所有權人是楊雨欣的未成年兒子,而楊雨欣是其未成年兒子的法定代理人,所以楊雨欣可以代理其子為法律上之訴訟行為,故本件應該是楊雨欣代理其子向法院提出訴訟,主張遷讓房屋。楊雨欣的未成年兒子既然是該房屋之所有權人,當然可以主張要楊姓阿公遷讓房屋。再來看楊姓阿公是否是無權占有?無權占有指的是欠缺法律上的權源而將某物置於支配下。楊姓阿公住在房屋內所以是占有該屋,但本件關鍵點就在於楊姓阿公是否是「無權」而占有該屋?

4.楊姓阿公原本將該房屋贈與前媳婦時雙方有立下協議書,約定受贈人要讓楊姓阿公住到死亡為止,故該協議內容實際上是屬於一個附終止期限(因為人終將一死,所以是期限)的無償使用借貸契約。但這個使用借貸契約只存在於楊姓阿公和前媳婦間,也就是只有前媳婦才負有依該契約將房屋借給楊姓阿公使用的債務,這就是債之相對性。

5.現在房屋的所有權既然已經變成楊雨欣的未成年兒子,楊姓阿公就無法拿原先和前媳婦間的使用借貸契約去對新的所有權人主張可以借用房屋,所以對楊雨欣的未成年兒子來說,楊姓阿公就是無權占有該房屋。因此楊雨欣兒子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請求楊姓阿公返還該房屋是有理由的。

6.至於楊姓阿公正使用該房屋當然是屬於對楊雨欣之未成年兒子對該房屋所有權的一種妨害,楊雨欣的兒子自然也可以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中段主張楊姓阿公遷出以排除妨害。

7.楊姓阿公當初和前媳婦簽協議書時,如果加上損害賠償約定或是用信託方式來規劃,今天大概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局面了。

8.雖然楊雨欣這樣的行為有點讓人非議,但在法律上是站得住腳的。雖然人間法律有其侷限,但筆者仍相信還是有非屬人間的法規範終究會公平地處理此事。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