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堵鄰糞管 害半年不能大號 曾搞怪逐戶要求沖馬桶 起訴可囚3年

江女指羅家糞管在洞裡,她沒有堵塞。【黃哲民、呂志明╱新北報導】

新北市女子江碧玲因不滿自家違建,遭鄰居羅偉芳舉報拆除,涉將羅家馬桶糞管與公共管路連接處堵塞,致羅家人逾半年不能在家上大號,江女否認搞怪,但檢方查出她曾逐戶要鄰居按壓馬桶沖水,以確認羅家馬桶糞管出水口,故依強制罪起訴江女,最重可判刑三年。

羅偉芳與江碧玲(三十九歲)都是一樓住戶,兩家一牆之隔,比鄰多年,羅男昨受訪說,前年江女在江家屋後蓋違章棚架想增建廁所,他溝通勸阻無效,申請地政機關鑑界,發現被江家圍牆等建物佔用逾八平方公尺,於是一邊檢舉江家違建,一邊訴請法院要求江家拆屋還地並支付租金。

羅男說,不料前年六月二十日,家裡馬桶突然不通,糞尿外溢,當時營建署正在屋後防火巷施做下水道,他去求助查不出原因,四處陳情也沒下文,全家只能外出借廁所上大號,小便就直接尿在浴室地板用排水管沖水,苦不堪言。

堅稱沒破壞管路

直到去年一月十七日,新北市府派人到府察看,才在江家屋後違建室內的下水道維修管道間,發現羅家的馬桶糞管出水口被堵塞。
江女堅稱沒堵塞羅家的管路,推稱可能是營建署包商工人看羅男不順眼,但營建署工程司孫肇駿否認,並證稱江女曾自承堵塞出水口。另有三名鄰居證稱,羅家馬桶被堵塞前,江女曾請他們在家裡按壓馬桶,確認各戶馬桶出水口。

檢舉違建惹是非

檢方查出,營建署完成下水道工程後,江家在防火巷違法增建,把公共糞管變成在屋內,且三名代表江女與羅男調解的鄰居,曾要羅男別再檢舉江家違章棚架,不然江女會堵塞管路回敬。
檢察官認為,江女做法已妨害羅男行使權利,故依強制罪起訴。對於遭起訴,江女昨說:「屋後土地是我的,他不給我用,我也不給他用,但我沒塞他的糞管。」

【大壯小聲說】

1.江女連堵糞管這招都想的出來,可見這對鄰居結怨真的很深。不過這招也真有創意,虧江女想的出來。

2.檢察官以刑法第304條強制罪起訴江女,可能會有爭論。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的規定是「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構成要件中有「強暴或脅迫」,但從報導中並看不出江女有對鄰居羅男施加不法腕力,例如硬是擋在羅男加廁所門口,不准羅男家人進去使用馬桶;或者江女有沒有以精神上的壓力壓制羅男一家不准使用馬桶,例如以言語對羅男一家說如果要用廁所就找黑道來談,所以要認定江女成立強制罪尚有討論空間。

3.不過從報導中可以知道江女有增建違建占用羅男家的土地,這部分應該是會成立刑法320條第2項竊佔罪;再江女堵住糞管的行為,已經使羅男家中馬桶的使用效用大幅減損而不堪用,且足生損害於羅男一家,應該也會成立刑法354條毀損罪。

4.更重要的是從報導中可以看出江女增蓋的違建是堵住防火巷的,防火巷是供公眾逃生之用,如果江女和羅男居住的地方屬於集合住宅,那江女就有可能成立刑法第189條之2第1項後段之公共危險罪嫌。

5.至於民事上的責任,羅男除了可以對江女請求拆屋還地外,也可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以江女故意侵害羅男一家的財產權和自由權,來向江女主張損害賠償。甚至因為無法順利大小便對身體健康危害甚大,羅男一家或許可以對江女主張身體權或健康權受侵害,要求江女主張賠償精神慰撫金。

6.俗話說「千金買屋,萬金買鄰。」看來真有道理。